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今日动态舟曲要闻

抵制高价彩礼系列微小说李彩江作品《女儿不卖》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8-12-06 11:43  浏览次数:194

女儿不卖

李彩江


       精准脱贫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林枫文就被单位派到舟曲县山后的阿姆诺村搞蹲点扶贫。

       阿姆诺村有三十几户人家,全都是藏族。林枫文在这儿主要是帮扶当地人,利用本地丰富的农牧业资源发展养殖业。

       林枫文住在山鸡养殖合作社的纳木错大叔的家里,纳木错大叔在村子里威望很高,在他的带领下,村子里好几户人家和他联合搞起了山鸡养殖业。

       一晃两年的时光,就在林枫文和纳木错大叔围着山鸡成长的日子中过去了。纳木错大叔他们的合作社养殖场,也在林枫文精心的推广和技术指导下,已经形成规模走向了市场,并且慢慢地开始产生效益了。

       在阿姆诺村蹲点的这两年,林枫文也由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被紫外线晒得和当地人一样成了黑脸膛。另外,林枫文还有了一个秘密,就是和山鸡养殖合作社社员当智的女儿花木草,悄悄地相恋了。

       ……

       一来二去,两个年轻人谈恋爱的事,就被纳木错大叔知道了。热情的纳木错大叔也觉两个年轻人在一起情投意合,十分般配。自己就决定当一次月老,帮两个年轻人撮合一下。

       一天,纳木错大叔把自己想当月老的事,在征得林枫文的同意后,急性子的他就不知道从哪儿拎来两个铜壶,装上自家酿的青稞酒,拉上连提亲礼物都还没来得及准备的林枫文,就到当智家里去提亲。

       在花木草家里,让林枫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没有花一分钱,纳木错大叔的两铜壶酒,就让花木草的阿爸和阿妈答应了这门亲事。提亲的事过罢后,林枫文出于对花木草家的歉疚和对纳木错大叔的感激,对山鸡养殖合作社就更加的上心,对花木草也更体贴了。

       又过了几个月,林枫文对自己的亲事还没说什么,纳木错大叔就说:“小林,你在这里帮大叔们两年多了,我们在家里也开始挣钱了,如果你和花木草之间没什么问题,咱们就帮你俩把婚订了,然后再把婚事也办了吧?”

       “可,纳木错大叔,可我……可现在还不方便订婚。”林枫文吞吞吐吐地说。

       “为什么?”纳木错大叔不解地问。

       “我,我家刚刚买了房子,我妹还在上大学,我……我……我担心彩礼的问题。”平时讲养殖技术滔滔不绝的的林枫文,一下子又变得吞吐结巴了起来。

       “呵呵,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原来你担心的是彩礼钱啊。这个你放心,这事包在我纳木错大叔的身上,当智他们家绝对不会收一分钱的彩礼钱。”纳木错大叔拍着胸部,自信满满地打着保票。

       ……

       在纳木错大叔的督促下,林枫文还是同意了去订婚。尽管纳木错大叔打了保票,林枫文这次还拿了一些礼物,但在去订婚的路上,林枫文还是忐忑不安地考虑着彩礼的钱。他怕花木草的爸爸也像他同学的岳父一样,张口就要三十八万元的彩礼钱了怎么办?他不可能像他同学一样,跑到银行一下子贷出三十八万的款,然后把钱放到女朋友家的桌子上,决绝地对岳父说:“咱们从此两不相欠,再没有交集了。”说完拉上女朋友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林枫文没有他同学那样的气魄。

       林枫文又想到另一个同学,他那个同学是农村的,家境贫寒,家里父母体弱多病,还有一个智障的哥哥,尽管那个同学上学时品学兼优,工作后也业绩突出,可由于家庭的情况,找媳妇就成了困难户。就在一年前,听说那个同学找了一个脑子不太清楚的姑娘,女方家竟然也要了二十万的彩礼钱,那同学因为压力太大,连精神都变得不正常了……

       林枫文想到这两个同学,自己的脑袋都大了。他索性不再想这头疼的彩礼钱,在心里面自言自语地说,硬着头皮看情况吧!

       藏族是一个豪爽的民族,在订婚仪式上,大家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划拳行令,一个个都喝得红光满面。可是谁也没有提出彩礼钱的事。林枫文想,是不是大家酒喝高了,都忘了提彩礼钱的事?还是纳木错大叔提前给大家打招呼了,让不提彩礼钱的事?在林枫文的种种疑问中,订婚仪式也结束了。

       订婚后不久,在大家商议的日子中,林枫文和花木草结婚的日子又如期而至。

       纳木错大叔和新郎官林枫文,来到当智家迎娶新娘子。林枫文拿出东拼西凑的六万元钱,小心翼翼地对当智说:“当智阿爸,这是我拿的彩礼钱,如果不够了,我以后再补上。”

       “我女儿不卖。我们藏族是不收彩礼钱的,我收了你的彩礼钱,就会被人耻笑说我卖了女儿。你如果喜欢我女儿,就一辈子好好待她吧。现在社会讲究的是新事新办,我也不按照我们藏族人的嫁女习俗,给女儿陪嫁一年的粮食和土地了,你和花木草结婚后,都就是我的孩子,我们都年纪大了,花木草就交给你照顾了……”花木草爸爸通情达理的一番话,让林枫文感动得差点流下了眼泪。

       新婚夜,林枫文幸福地搂着花木草说:“等咱们的妹妹大学毕业了,等她结婚的时候,当妹妹的意中人拿来彩礼时,就让爸妈也说‘女儿不卖’,怎么样?如果咱俩以后生了个女儿,等她长大结婚的时候,咱俩也就说‘女儿不卖’怎么样?”

       “好啊。”看到林枫文一脸的认真,答应完的花木草又不由得咯咯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如一串银铃,把阿姆诺村的月亮也从云纱中吸引了出来。

  

       作者简介:李彩江,女,东山镇人。生于70年代,九五年开始用笔名苗苗、孤帆、李伟霞,在《新一代》《分忧》《黄河文学》《甘肃青年报》等杂志报刊上发表作品,也获过小奖。出版有散文集《心路花开》,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