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舟曲:灵魂抵达自然的地方——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优秀作品展播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8-07-30 14:59  浏览次数:478

推荐词: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从今年3至5月,历时两个多月,面向社会各界广泛征稿,收到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作者的4000余篇作品,采取隐名编号的形式,经过初评、复评,由全国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编辑组成评委会,最后评定出金奖1个、银奖2个、铜奖3个及优秀奖20 个。


舟曲:灵魂抵达自然的地方

任俊国


在太阳寺,仁慈与阳

仰望苍穹,太阳把恩德播洒。

当太阳寺的经声穿过晨曦,万物顶礼,人间安详。

山岚是草木的炊烟。

小麦、玉米、蚕豆、青稞、荞麦、大麦、糜子、谷子,它们进行光合作用,把一生的精华生长为粮食的仁。当归、红芪、大黄、柴胡、天麻,根扎大地,持念每一颗露珠,然后按照自己理解的方式把阳光转化成善良。

我们升起炊烟,以草木为食,然后生长仁和善良。在甘南,在舟曲,在坝里村,在太阳寺,仁慈与阳光同在,与呼吸同在。

仁慈和对美好的向往是我们民族的远见和信仰。

太阳是被我们最先感知的神,太阳寺以经声抚慰曾经的苦难,抚慰我们的灵魂。

我们相信我们走过的路都是修行。在白龙江畔的夹岸桃花和庄稼面前,我们发愿到太阳寺去,表达对土地、对太阳的恩情。

太阳寺外,那块以备补天的巨石,此时多么安静。

以备未来,是太阳寺指示给我们的另一个道场。



在勒迭巴,唐卡与土地同在

面向西北方向,匍匐大地,听那远方……

能听见格桑花在大山里寂寞地开,能听见露珠滴落对根的思念,能听见风在秘境里行走的脚步。

能听见郎木寺的经声。

远水无痕,近山无声,经声就是白龙江的源头。

在勒迭巴,古老的山寨背靠青山,面朝峪口。这里的古老民族热爱土地,心向苍穹。这里是神龙居住的地方,这里是灵魂的故乡。这里的每一株草木都生长虔诚,每一次转经都是佛陀感念。

这里每一块土地都是唐卡,而古寺的经声就是唐卡的第一根经线。

我的唐卡,我的勒迭巴。我看见春天沿着梯田一步步走向高山,我看见秋天沿着梯田一步步走到山寨,我看见雪白的羊群走向云端,我看见洁净的雨水落进心田。

青稞、小麦、玉米、花椒、柿子、野菜、炊烟、古寨、古寺、经幡、白塔、龙达、嘛尼堆、转经筒、榻板房、拉依歌舞、锅庄、藏戏……南峪大地上这些名词只以纯粹的方式存在。

在勒迭巴,我一次次贴近土地,一步步接近神明。


在博峪,达玛花与吉祥同在

煨桑,祝福天地。

也接受天地祝福,博峪河水清澈而欢畅。

端午,我们去博峪赴一场花的约会。踩着清晨最明亮的星光和露水出发,一路草木勃发。我们向次四坎、扎哈坎、哈日坎、博日坎、阔日坎、许梅坎、达目坎进发,我们去烂漫的花海采一束感恩的达玛花,采撷大地吉祥。

传递大地吉祥。

我们唱歌,跳多地舞。以此怀想远古,缅怀先辈,回顾历史。以此敬颂自然生灵,敬颂苍穹、云海、森林、草原、海子。以此祈愿山川秀美,生活幸福。以此放飞青春,放飞爱情。我们向土地鞠躬,然后采撷一朵朵鲜花,戴在头顶上,以最真的花姿招展引喻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我们初心不改,永远热爱大地和家乡。我们相信博峪女儿就是达玛花,我们向每一朵达玛花献上爱的颂词。

煨桑,让歌词把我们的祝福带回土地,带回博峪河水。

篝火,以舞蹈和达玛花的姿势,绽放博峪的夜。


在拉尕山寨,经声是灵魂里最好的阳光

去拉尕山寨,路并不好走。

在云雾腾起的地方,我把尘世放下。在拉尕山门,我把身体放下。在老水磨旋转的溪流边,我把思维放下。在神水经轮旋转的地方,我把意识放下。在日月潭的净水前,我看见我的灵魂在阳光里潜泳。

在拉尕山寨的怀抱里,清澈的阳光用相同的温度抚摸同一高度的树木、庄稼、牛羊、石头、花朵、山岚、打麦场、榻板房、炊烟,抚摸我的目光和灵魂。

一颗露珠在阳光中滴落得如此坦然和灿烂。

在白塔那边,层层梯田一直铺向天边,山寨的人们世代在这里耕种生息,在这里播种福祉。

在香巴寺,读一读古老的般若经卷上的文字,于清朗的心间,有银质的回音。我知道,这是我与自己靠得最近的时候。

此时,经声是灵魂里最好的阳光。


在雪峰之上,俯看人间安详

我在北纬33度之上,在雪线之上,俯看沙滩天堂。

一朵雪,落进我带来的人间烟火的温度里,于我的唇间,化为甘露,润我以澄明,润我以圣洁。

我口含一片岷山之月的精魄。

敞开胸怀,我能装下整个高山草甸,却装不下一曲牧歌。那边的针叶林,投我以飞鸟的鸣唱,投我以林间的风涛,投我以斑驳的光阴。

五月以后,牦牛啃高雪线。

岷山顶上的雪依然说下就下着,林间和山下的鲜花该开的都开着。树枝,炊烟,经幡,长得越来越高。

而每一次生长,都是灵魂应有的高度。

我俯看山下如织的阡陌,错落的榻板房,天空把云影投在如茵的大地上。我相信每一朵云都照看着一块土地,把无尘的阳光和雨水分配给每一株庄稼,也分配给树木和小草。分配给能照看到的每一个生灵。

阳光刚刚好。

而多余的雨水就交给溪流,交给湖泊,交给瀑布,交给人类经久不息的思想。

此时,我听见了天空的神谕,看到了人间安详。


在华年古城,天空曾洇出夕阳的血

我无法不爱上白龙江蜿蜒而过的拉尕山。

在拉尕沟口,在鸡冠峰下,山河辽阔的苍凉突然凝固了,比华年古城废墟上任何一块石头、任何一个墩台、任何一段石墙都要沉重。我以七座烽火台遗址为坐标,以岁月为砖石,修建起一个叫宕昌的国。

修建一个女儿的国。

春风已到拉尕山。此时应该听见的羌笛吹了起来,其悲壮的力量穿透我所认知的历史。

而建国伊始,国的王,她的美丽和善政如阳光春风一样,沐浴着她的国土和国民,她看见遍地鲜花的微笑时泪流满面,抑制不住对拉尕山深深的爱恋。

岁月在拉尕山静静地流淌……突然,国的王,听见远方的号角。

一支铜镞划伤天空。

她的国民翻过沟口,筑起七座烽火台,他们誓死保卫家国,保护他们圣洁美丽的王。又一次,国的王泪流满面。

又一支铜镞划破天空,洇出夕阳的血……

很久以来,人们一直不知道华年古城出土的那枚叫 “橆当司马”的铜质印章应该钤在历史的那一页上。

而那些绳纹灰陶罐、板瓦,依然讲述着女儿国的故事。

拉尕山以鲜花涵盖了这块土地上的所有历史。


在东山转灯,抒发大地情怀

在东山,为春天点一盏灯。

为种子点一盏灯,照亮即将萌芽的初心。

为枝柯点一盏灯,照亮含苞的梦。

为夜空点一盏灯,照亮星星回家的路。

为大地点一盏灯,为人间回暖。如果正好有一场雪路过,就为雪花洇染上梅红、桃红,达玛花的红,或是以最热烈的方式嘘寒问暖。雪与火吻,升华人间疾苦,然后转灯,踩道祈福。

今天,我们决定以夜色为纸,以火为笔,写一封给未来的信。我们朴素的胸怀绝不狭小,我们写天地安详,写国泰民安,写风调雨顺,写五谷丰登,写初心,写奋斗,也写幸福,以鼓锣相庆,以灯火相嘱,抒发家国情怀,抒发爱和美好生活的向往,把心声传达给近山远水。

白龙江从远方来,带上东山灯火的善意,又向远方去。

今夜,我们在夜色中开掘一条光明的道,穿过田野,穿过村庄,直达黎明的窗。

然后,点亮东山早起的太阳。


在昂让山喊瀑,灵魂在蔚蓝之上

大地捧起白龙江,向昂让山献上洁白的哈达。今天,我们相约去巴寨沟朝水,去昂让山喊瀑,听一听山水的心跳。

请向太阳献上舞蹈,请向每一株植物问好。

请在山石上煨桑,请向苍穹祈祷。

很久以来,尘世喧嚣让我们心性淤塞,让灵魂沉重。今天,我们重新回到自然的怀抱中,以放逐的方式回归青山绿水,回归爱的本源。

在昂让山宽阔的胸膛下,在飞流的瀑布下,桑烟和松柏保持安静,我们以山水子民的身份喊瀑。山崖之上,每一线瀑布都是虔诚的反馈。

我们内心湛然。

然后,让灵魂接受“善万物而不争”的沐浴。

此时,我们仰望高高的昂让山,天宇在蔚蓝之上。

蔚蓝在心灵之上。


作者简介:任俊国,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空间》报主编。先后获《星星》全国散文诗大赛一等奖、重庆“巴南美文”全国征文一等奖等60多个全国奖项。作品连续入选《中国年度作品》《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选》《中国诗歌年选》等十多个年度选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