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清纯而诗性地看世界,也好

来源:舟曲县人民政府网  发布日期:2020-01-06  浏览次数:250

清纯而诗性地看世界,也好

——阅读赵英的诗集《山水情韵》笔记

 

知  否

 

 

 

在文学的几大体裁中,诗歌是情感最丰沛的一种。我们常常听到:“愤怒出诗人”,这是由于一些诗人看到了社会阴暗的一面,想振臂激呼;还有一种,是看到了社会比较亮丽的一面,常常有一些惊喜和欣赏的情感需要表达。确实,这个世界就是由阴暗和明亮、困难和希望、阻滞和成功等等两面组成的,就看你的遭遇和心境了,有“境由心生”一说嘛。阅读甘南舟曲赵英的诗集《山水情韵》(成都时代出版社,2019年4月版)中的诗,给我的一个突出印象,就是“清纯”二字:清纯的视角,清纯的思想、清纯的文字,等等。

 

 

感觉起来,赵英的人生可能是比较顺利的,顺利的人生都容易从明亮的、希望的视角看待世间万物,能发现世间的许多美好。这当然也好,因为我们人毕竟是为了希望而生活与奋斗的,这是一种建设性的正能量。诗集中的《行吟》一章抒发的是对家乡山水的欣赏、赞美,观察场面大多比较宏大;《乡情》一章多的是对家乡风物、人物事象的礼赞,感触比较细腻,《短歌》一章和《随想》一章是游历域外山水、涌动心间情潮的感兴记录,处处都是惊喜、是明亮、是希望。给笔者印象较深的有《一个有桥有葡萄的村庄》:“曾几何时/绿色枝丫布满村庄的眼帘/——一抹记忆在时光里追逐/檐角缠绕/———炊烟藤蔓的俚语/暮霭搁浅/———木架泥墙相依的岁月/那小院里啄食的鸡/那山坡上放牧的牛/一条青石路陪你/漫步葡萄馨香的家园”,接下来三段,都以“曾几何时/绿色枝丫……”起头,将实景写成了回忆,实际上想象了起来、虚幻了起来、轻盈了起来,最后一段是:“饱满的月色下/等待/漫漫红尘中,与/一座土桥/一串葡萄的美丽邂逅/盈盈一袖轻抚/幸福的味道,已/甜到了心坎”,整体写得如月色般朦胧、摇曳,如梦如幻,轻盈飘逸,有意味、有嚼头。赵英用她纤尘无染的、清纯的眼光看到的家乡的一山一水、一村一物都是清新的、清亮的,表达于诗句都是阳光的、温馨的。更多地让山水激活对自然和社会的美的感觉,更多地发现自然美和人间美,看起来是一种单纯、一种童贞,但更深层地未尝不是一种道家喜悦山水、融入山水的一种境界?在这个物欲累累的世界,这对作者、对我们是一种暂时的释放、一种轻松,一种超然物外,也好。

 

 

心理学上说:“你发现的,其实是你所希望发现的。”也有话说:“你心中有什么,你就会发现什么。”赵英发现和感觉到了自然界的许多美,是因为她心中装着绿色、希望、萌动和生机;外界的东西,只是她找到了知音而已。我比较喜欢她在《柿子燃烧在藏乡》里的这个句子:“和土地一起丰腴并收获着/和铧犁一起耕耘并重生着”,有物象、有思想、有张力。这首诗中,还有“在春天最后的日子吐绿/结痂的粗皮/隐忍枯萎在季末的伤痛”“微黄的花朵/绿叶遮不住/百花落幕后的存在感/蝉鸣中结成一树沉默的果”等等,也都是较好的句子,有意象,有力度,让人产生深刻的联想。《寂静的村庄》也是比较好的一首诗,其中的一些段落是:“村里吹着一股流行风/年轻人被吹到不同的站台/落到不同的工地∥寂静的村庄/在风中瑟瑟发抖/孩子从冰冷的梦中惊醒/干渴的嘴唇找不到吮吸的乳头/煎熬的眼神穿不透/笼罩村庄的雾霭∥阳光为伴的老人/仰望日落日出的轮回/等待和守望/成了村庄的主题”等等。这首诗关注的是男人外出打工后村里的落寞景象,真正是从女人、孩子与老人的情感角度展开联想,是工业潮、民工潮对农村的冲击,是赵英对现实农村生活的一种感受。诗歌像其他的文章也样,让人读之,若有一种人人心中有但却个个笔下无的感觉,或者让人心有所思但欲说不知用何言而作者却奇妙地表述出,为好、为佳;这些句子就有这种表达效果。

 

 

我也比较喜欢《亚哈的秋》中的一些段落与句子,如“秋/站在亚哈的门槛/…吞下一季的青稞/烧出/…醉了亚哈的美酒”“我拿着一把传说的钥匙/在行走的文字里寻找锁眼/试图打开亚哈藏民俗这扇厚重的大门/也打开我此行的心结”等等。这首诗的背景我是知道的。舟曲武坪乡的亚哈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可敬的地方文化的爱好者、推动者刘小东同志,他曾多次邀请州文联的画家王永久、诗人扎西才让,与舟曲籍的我、赵英等前往去赏景和采风,去发现这个地方、描绘这个地方,展示这个地方。在当前的文学界,有些人喜欢揭露一个社会的弊病,所谓发现“真相”,但我想说,文学家肯定没有哲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那样对社会看得更为深刻和长远,有时候的所谓揭露不免以偏概全,让人沮丧,情感大于内容;而一些单纯的、唯美的诗歌、散文能够发现、展示自然的“美好”与社会的“善良”,也不能一概定为浅薄,它让人看到一些曙光和希望,鼓励人勇敢前行,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们这个社会,不仅需要杜甫、鲁迅、北岛、莫言,也需要李白、苏轼与舒婷,需要警醒和深刻,也需要灯塔、亮光和温暖,让我们感受到美好、向往着美好,人之生活还是有许多美好的价值可以期待的。这是赵英这种清纯的视角给人的一种温暖的启示。

 

 

赵英的这部诗集里,大都是一些青春、清新、亮丽的词汇,是一些轻盈、温馨的词汇,简直用她的清纯萌动和清亮用语编织了一首“青春之歌”。一个女人能写写诗歌、弹弹琴,不管是能否优雅,但一定会显得很可爱,如流水般清澈,如阳光般清朗,更有女人气质。如在她的诗集里,到处是这样的诗句:“我美丽的藏乡/歌,在桃花陌上唱/曲,在柳叶眉间舞/飘荡着青山/飘荡着秀水/飘荡着藏乡江南的温馨”(《舟曲如画的诗情》)。在赵英对家乡的印象和感觉里,山林是翠绿明亮的,村落是古朴可爱的,花是鲜艳馨香的,月是婉约朦胧的,雪是轻盈飘逸的,许多篇什都是一副清新明丽的摄影,是一副色彩斑斓的水彩画。有时候,我们需要抖落一下身上的泥土和疲惫,坐在石头上,看一看周围的山川草木,清亮清亮自己的眼神和心襟,重新打量一下这个世界,或许会有新的感受,会有新的起航。

 

 

一切都缘于她的清纯,长处缘于此,遗憾也缘于此。作为一个业余诗歌爱好者,对于文学这一依赖形象的东西把握得有时不够自觉,使得一些篇目在抒情上太过饱满,直接出现一些直接抒发感情的概念化的句子,不够节制,不够含蓄和隽永。应该掌握好借物抒情这一根本,应该让读者感觉到、一起体验到作者的心意才好,不宜过多地直接说出心中的概念化感受。作者在写作时,应该有两种心态:一种是作者心态,重在表达、宣泄,尽量放开联想,这要用加法;然后转换到编辑心态,行文是不是简洁、含蓄了,减掉一些可有可无的句子,力求语言干净、留白,这时要用减法。不过,作为一首首本来就是记录作者所见所感所思的诗歌体,作者原本不是为了正式发表和得奖而作,只是承载心迹、重在表达,其中的不足随着作者阅读佳作和体会文本的增多,会日益有所改善的。仅这种优雅的爱好,这种优雅的表达,我们是应该赞许和嘉励的,在此予以鼓掌和喝彩。

祝福赵英将这作为一个起点,一路继续走远、走好,日益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