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舟曲音画(外三章)

来源: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  发布日期:2019-11-26  浏览次数:196

舟曲音画(外三章)

牧  风[甘肃甘南]

 

谁的目光被云雾环绕?谁的声音被佛光穿透?

阿让山已湮没在黄昏的云海里,唯有三只鹰孤寂地翱翔在天际,它们没有对手。再次仰望阿让山,已是翌日的晨曦。那一半掩映在云层里的诡秘,一半凸现在梦幻中的雄伟,急切地逼近,令人类瞬间哑语。雄伟的阿让山,静美的阿让山,在端午朝水节的欢腾中期待人类的征服。

该是前世的约定了,今世就梦魂牵绕。那是天堂错叠的倒影吗?为何灵魂为之震颤?那是格萨尔的后裔降魔前的摆阵之仪吗?为何群寨环动,声震山岳?那是尕布藏寨,沉浸在朝水节的祈福里,一直在阳光的静谧里急切的等你,等一群灵魂出壳的人。

这是藏地的一处秘境,在黄昏的民歌里颤动着悬念。一个小小的藏寨,盛满朝水节的欢歌和佐瑞远嫁的倾诉,让探寻的目光填满了太多的奢望和遐想。一个人热忱的眸光,一群人的眸光,巴寨沟的眸光,让孤傲的灵魂瞬间萎缩。姐妹的朵迪舞旋动古老的传说,兄弟浓郁的青稞酒晃动着尕布藏寨的夜色。

拥有了整个龙江的倾诉和吟唱就胜过了江南吗?十万个灵魂在叩问藏乡大地。谁的双手打开了古藏文苯教文献的神盒,让那尘封千年的历史瞬间豁亮。谁的双脚踩动朵迪的韵律,把藏羌的神话在摆阵的呼唤中复活。是藏乡小江南的杏花雨和油菜花的芳香唤醒了格萨尔王白驹暗示的神喻?还是拉尕山神颁布给巴寨朝水节的盛典?

一切猝不及防的呈现,使人类凝固的思绪倏忽间灵动如初。为何眼眸里饱含泪水?为何我们的步履沉重?那追思园石碑上的名字撞击着我脆弱的心灵,那泥石流纪念馆震慑灵魂的画面,让人难以忘却那段生命之殇。是那翠峰山花团锦簇,鸟语交欢,还是那龙江波涛间涌动的激情如潮!

晨曦中我在泉城老街寻觅藏乡江南的喃喃软语,还有豆花的鲜嫩,蜂蜜的浸润。亮起耳鼓,倾听龙江沉吟,细雨霏霏,那缪斯敲击楹联文化古道温润的联句。远观新年元宵之夜,那东山转灯声震山岳,群情振奋,祈福纳祥,好一派万家灯火璀璨、百姓安乐之夜,那“国泰民安”的巨型转字是藏乡江南事业兴旺、社会和谐的真实写照。

远望龙江两岸,那悠长的古道,就如同楹联绵长的韵脚,在春和景明中渐行渐远......


玛曲行吟

俯瞰草原,夏日的阿万仓湿地,沉寂而宁静,远处鹰隼张开亮羽,如云朵里寄来的信笺,铺展在阿万仓空旷的胸膛上。那风在鹰笛的歌吟中呜咽了,而牧帐里的酒歌随炊烟升起。

外香寺湮没在众僧的祈祷声中。大美玛曲,像阳光下撩开的古铜之躯,和风中泛动神秘的传说。

落入眼眸的是河曲宝马娇健的身影,只有马匹,在沉思中迅疾的跃出山谷,望空嘶鸣,承载雪域最浓烈的生命恋歌!在格萨尔赛马大会上呈现一群王者的狂飙。花瓣已飞翔在西梅朵赫塘迷人的臂弯,诗和远方,在脑海里反复碰撞融合,在海拔三千米以上的欧拉秀玛,只有敬畏生命的高贵。

穿透雾霾,执着地奔向远方。沿途青草唤醒耳朵和眸光,那天边游走的羊群,寂寞的食草神,今夜把头颅和灵魂安放在这偌大的花海,让游子的心沁入花瓣的内心迷醉不醒。

背倚阿尼玛卿雪山,那连绵起伏的云朵环绕的帐篷,一个欢快的游历者在西梅朵合塘的心脏沉吟不归。

在黄河南岸,远眺牛羊如一串串诗意锻造的美妙精句,在牧人抬头仰望苍穹时,发出苍凉的慨叹!西梅朵合塘在盛夏呈现五彩霓裳。一个相约的歌者,挥舞着牧鞭,在青青牧场厮守一场约定的爱情。云朵和花草都压得很低,空气有些清新,背靠阳光伫立,等风来......


在青藏的腹地,我常常聆听到鹰族和羚群把首曲的神韵踩动。可爱的玛曲,用游牧的声音弹奏雪域的情歌,迎着寺院的钟鸣和阳光下的经幡把生命的琴弦拨响。

一个游牧的民族,偎依着篝火把根系在逐水草而居的地方。在河曲北岸,水天相接,牧歌随飓风拔地而起,我美丽的曼日玛,可亲的木西合,毡帽飞动的六月,牦牛的骨魂敲响西部奋进的号角。万年敬仰的神骏,在这绿色的生命垒成的精神粮仓,我们瞬间相逢,默默厮守。

竖起时光的耳朵,谛听狂飙般席卷而来的是玛曲颤动的心跳。

草原永远是游牧之魂的归宿。

 远走思绪凝固的乔科湿地,把一曲牧歌装入晨曦的行囊。

驻足尕玛梁,那首曲就是曦光里最美的抒情,在鹰笛悠悠中把哈达一样柔软的身子,安放在草原裸露的心口。

面对格萨尔说唱的凝重和悠远,心思已沉入千年雪域的演进史。

飞鹰喧嚣,民歌嘹亮,骨笛呜咽,飓风吹皱云海,宗喀石林如一片片利器,将欧拉秀玛辽阔之躯,划成南北沟壑,让向东的黄河瞬间改变流向,把成吨的水滴洒向青海的腹地,一路高歌向西……


碌曲飞歌

国道213线是天外飞来的哈达,穿越晒银滩的心脏,在飓风的吹动下插上两只神奇的翅膀。那优美婉转的牧歌,在六十万亩广阔无垠的绿毯上,让梦想飞翔。那炊烟里缓缓升起的尕秀,如雕刻在碌曲草原上的版画,一张张舒展生动的幸福美图,生发出中国锅庄舞之乡千人的欢歌和豪迈!

  远远地便闻到奶茶的飘香和龙头琴的弹唱,索南藏家乐赫然展现眼前,生活的美景让一个游子忘却疲惫,让心灵回归家园。那敞开人文情怀的文化广场,锅庄舞的旋律飞动,牧民们长袖舞动,用阳光里绽放的民谣传递一种虔诚的心声。

  五彩经幡在转经塔旁随风而动,古老神韵和游牧文化的千年演进在百米文化长廊倾情呈现,生态文明、民族和谐、大爱无垠的生动故事布满甘南第一藏寨。

   尕秀,一个灵魂栖息的地方,沉睡五十余载的游牧村落,被文明新风揭开神秘的面纱,如初嫁的新娘,娇美中掠过一丝浅浅的羞涩。面对日新月异的时代变迁,老阿妈格日草深沉的眸光里透出的沧桑,晚霞抹红的脸庞和她有力摇动的经筒,映衬着分享福祉的时光。

  五十七年不平凡的历程,尕秀从一个原始的部落脱胎换骨,涅槃重生为一个隽秀的草原新村,如一颗璀璨的明珠,在甘南的心脏熠熠生辉!一排排红瓦房披着朝霞的霓裳,宽敞干净的街巷,温暖如春的家居,现代化的设施,以及牧民掩藏不住的笑脸,都在内心鼓胀着吹响生态文明的号角。

东喀神山也遮盖不住秀美的容颜。漒川古城的召唤也掩饰不了娇羞的眼神。

 六月或七月的雨水和灵光浸泡的尕秀,是脱胎换骨的仙人。

一朵格桑里盛开的尕秀,一束阳光里灿烂的尕秀,一场环境革命里涅槃重生的尕秀!

 把灵魂安放在碌曲最美的栖息地,还有谁不沉醉于尕秀锅庄舞之乡的神韵?

 一匹神骏奔驰而来,那蹄音传递生态文明的心声。

一只鹰隼破空而出,那鼓动的羽风贴近牧人美丽的家园。

一朵祥云抖动五彩牧帐,那婀娜身姿掀起尕秀鲜活的脸庞。

没有比人更加伟岸的神灵,那一双双结茧的手掌,深嵌的纹理,透出创业者的艰辛和荣光。


一片沉思千年的水域,伫立在碌曲草原硕大的帷幕下。七月的鸟鸣叫醒尕海湖朦胧的眼神。那些结伴游曳的天鹅,鼓动的翅羽在波浪的轻抚中划出一道道迷人的风景。

恍如梦幻,瞧那清澈的眼眸一直醒着。在青藏的腹地,尕海湖如一段悠长的思恋拍打着游子的心堤。是西王母遗落的一滴泪吗?还是格萨尔王爱情的表白?湖水涂蓝了天之裙裾,浩淼的水系发出苍凉地嗟叹。水鸟回环,刻骨铭心的恋歌萦绕在草泽。呼吸被一阵清凉的波涛覆盖,只有心跳与白天鹅鼓羽同鸣。

静谧中裸露着一片佛界的版画,神秘中掩映着一座古柏萦绕的名刹。

夏季的郎木赛赤寺院在阳光的沐浴中泛动着佛的玉眼。拾级而上,神情和目光已嵌入郎木寺美丽的传说和肃穆的佛事中。恍如红尘之外的灵魂栖所,内心的纯净和神情的凝重在褐色和翠绿的辉映中飘逸着。

仰望着来自天外的神奇景象,这就是密藏在世界屋脊上的生灵向往的归属。郎木寺,灵魂皈依的神性所在,千年的诺言,成为守望心灵的一块高地,灵感展现的乐园。

云中的郎木寺,是众佛驻足的天堂。被佛光覆盖的心灵,寂静而安详。所有寻找的眸光,在互联网中打开了郎木寺鲜活的脸庞。多少虔诚的心在仰望中跨过高原湖泊,成为一碰就响的水。众生匍匐在地,瞬间感受郎木寺小镇神秘的引力。

有插箭祭祀的海螺声传来,不时敲打游人发红的耳鼓。半山上的仙女洞烟雨迷蒙,湮没了游客膜拜的来路。

一条河流,随处流露着仁爱和慈悲,它回旋着佛的颂辞和鼓乐的鸣动,见证着甘川文明的融合。


夏河光影

一朵云带不走桑科的沉寂。

 一卷经藏不住拉卜楞三百多年的沧桑。

 一支笔画不尽千年佛陀的慧眼。

 面对那些灵动的线条和神秘的色彩,我们把欲望沉入唐卡精美的故事里。

 谁能把佛国的故事从千年的苍凉中唤醒?

谁能把雪域生灵的信仰在一块巨大的布绢上呈现?

当人们怀揣敬畏,穿梭在拉卜楞唐卡小镇,一幅幅震撼灵魂的画面瞬间直抵心灵,让滚烫的心扉倏然颤抖,还有什么代表不了一个传承者的执着呢?

 当我们醉心于这千幅唐卡承接的历史柔美和安祥,眼神里泛动着拉卜楞千年之佛的慧光和泽润。

佛陀之门渐次打开,道得尔佛乐弥漫草原,浑厚如天籁之音,千万灵魂苏醒。

晒佛台旁人潮涌动,敬仰的心随瞻佛宁静如水。

藏历年的虔敬在数万双眼眸里瞬间沸腾。

正月大法会的魅力,令世界的目光震撼。

吉祥之光透过青藏腹地,透过茫茫雪山,透过成群的牛羊,透过拉章由远及近的钟鼓声,在信众鼓胀的脉管里荡起阵阵涟漪。


法号鸣动,佛乐齐奏,诵经之声回旋天地,宗喀巴的玉眼袒露着静美和安详。

一支神秘的部落迅疾地在甘加草原落居,从此雄伟的达力架山在强劲牧草的吹拂中失去宁静。

这个拥有壮美雪域和欲望美酒的部落,把根牢牢地植入肥美的草泽。一切都成为过客,而那古老的八角城在风雪中吹动远古的声音。

一切杀伐都随时光滑落,唯有繁殖的牛羊和马匹,遗留的铠甲、箭簇和羊皮之书,还依稀流露出那些零散或完整的辉煌和衰败。

八角古城在人类探求的视野里闪亮着。巨大而奇特的城池,一个吐蕃部落在青藏东南部命运转折的标志,就那样沉重地镶嵌在茫茫草海之上。

涉过汉唐河流,抚摸宋元绽放的鼎盛之花,穿越明清的沉寂,恰似佛界的一次次轮回。

其实这更像是一曲散落远古的歌谣,平寂中潜藏着激越,故事里掀动着浪花。

当高潮匿迹,一切与八角古城贴近的故事,都在时间的晾晒中淡出公众的视野。


【作者简介】   ,藏族,原名赵凌宏,1970年生。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已在《诗刊》《民族文学》《青年文学》《散文》《星星》《诗歌月刊》《诗潮》《中国诗歌》《中国诗人》《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报刊发表作品50多万字。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中国散文诗百年经典》《中外散文诗60家》《中国新诗百年精选》《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等选集及散文诗权威年选。著有散文诗集《记忆深处的甘南》《六个人的青藏》《青藏旧时光》等。曾获甘肃省第六届黄河文学奖、甘肃省第五届少数民族文学奖、首届玉龙艺术奖。参加第十五届、十八届全国散文诗笔会,鲁迅文学院第22期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创研培训班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