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玲珑如玉各皂坝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9-11-07  浏览次数:105

玲珑如玉各皂坝

甘肃舟曲/李龙娴

 

       各皂坝,这个让人眼前一亮,玲珑如玉的村庄,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满满的安静,满满的整洁,满满的清新。

       它如此亲切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在齐豫梦一样的歌声里,还是三毛深爱的撒哈拉沙漠里?

       各皂坝地处白龙江边,属于巴藏乡管辖。它坐北朝南,方位正,风水好。各皂坝的邻居是一个名叫岭坝的村庄,相互只隔了一座桥。隔江相望的两个自然村,都是政府极力打造的生态文明示范村,颇像一对容貌俏丽的年轻姊妹!

       各皂坝在213国道边上,不用爬坡下洼地苦苦寻找。这个村子的地边沟坎,栽着一棵棵槐树、花椒树和柳树。有些树围和人的腰一样粗了。槐树像一个蓬头垢面的懒女子,不爱绣花不爱锄草,只爱冥思遐想,惬意懒散;柳树不论站在哪里,形象都好,它长发垂肩,亭亭玉立,脸庞干净得发亮。家家户户的门前院里,栽着不少桃树,梨树,苹果树。房后,栽着高大跋扈的核桃树,核桃树的树冠大得惊人。一些认不出来的树,在路边墙角静默着。那些认得认不得的树,组成了一道道绿脉,在各皂坝起伏流动。挨门挨户的人家,隐在绿荫下面。那些飘动的经幡,把五彩缤纷的小三角,投射在干干净净的小广场上。看吧:巷道上、休闲桌椅上、石板墙上、佛塔上、玛尼堆上,还有朱红的双扇大门和我们的身上,都是梦一般的影子。我们走在影子城里,我们像影子一样快乐惬意。

       各皂坝,与其说是一座绿树成荫藏汉交融的村子,不如说是石板石头建成的石头新村。你看:石板围墙,石板巷道,石条拱桥,就连开满鲜花的园子,边角也用石板围成。我不由得想:“兴许,这个村子在古老的过去,连吃饭的碗,洗脸的盆,都是石头做的吧?”

       眼前青色的石墙,朱红的大门,白粉墙上艳丽的图文,琥珀色琉璃瓦,让人迷离恍惚,不知身处何朝何代,疑似走进古代江南,那些高门大户环境优美的庄园里了。实际上,眼前的这些住户,都是当今地处西北地区,普普通通的藏汉百姓。

       若说起生活的变迁,村里人谁都有说不完的心里话:原先的住房破烂不堪,雨天屋外屋里都下雨。雨天一脚泥,晴天一身土,是惯常现象。粮食全靠地里的收成。且靠天吃饭。收多了多吃,收少了少吃。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拮拮据据。如今,他们沐浴了新时代的雨露春风,搭上了国家富民兴农政策的快车,过上了过去想都不敢想的日子!

       各皂坝就是一幅大宣纸,任凭村民描绘着他们的幸福生活!

       村里的文化墙随处可见:习近平总书记一心一意奔小康,实现中国梦的构想,还有身穿舟曲上河藏族服饰、敬酒迎宾的场景图,弟子规、三字经,今今古古都上墙了!这些字墙,画墙,散发着强烈的时代气息,使各皂坝置身在一种祥和太平的气氛之中。各皂坝仿佛就是新时代的桃花源啊,陶渊明若知道他的桃花源被人们创造复制了,一定会惊讶得目瞪口呆吧?

       各皂坝的五彩墙,文化墙,是各皂坝献给世人的亮丽名片!各皂坝用五彩文化墙传递着传统与现代的相互交融,藏汉风俗的相互渗透。这座古老而崭新的村寨,由此焕发出一股令人陶醉的气息。

       各皂坝,在我眼里,就是一幅墨迹未干的泼墨画。

       各皂坝眼眉如月,耳垂琥珀,脖戴玛瑙,华衣锦服。在各皂坝,我们漫步徜徉,轻盈如风,生怕搅扰了它香甜的梦。

       各皂坝,像一个巨大的发光体,又像一个巨型鸟巢。此刻,风不知把鸟儿送到哪里去了。各条巷道不见一只鸟,没有一个人,蚊子苍蝇销声匿迹了,到处没有一息声音。时光静悄悄的。

       各皂坝绿树四合,天空碧蓝如洗,浮云如脂,被一种少见的恬静吞没了。

       各皂坝,还是一个影子画廊。

       高高的大门,把一半暗影投在楣锁上。楹联廊柱,把笔直的影子斜拓在地上。琉璃瓦翘檐,像一只只凤凰,把影子印在墙上。柳树长发垂地,槐树头发乱龇……影子组成了画廊,如梦如歌,别有风情。

       这是神仙居住的香巴拉,是二十一世纪的村民梦寐以求的幸福家园。

       我们忙着选景拍照,想把欢喜的心情和这个亲切的村子连在一起。我们想把此景此情,一一留住。

       此刻,把灵魂的烦躁融入清朗安宁的村子,把莫名的愁绪融入绿荫树丛。我们把各皂坝的角角落落,收进眼里;把各皂坝的花花草草,刻在心头。

       一位脸色红润的藏族妇人,站在红瓦白墙的檐下,肤色红润,满面含笑,她向我和闺蜜招手,示意到她家里来。我俩身不由己地去了。她笑了,让我们看她的菊花。

       她家的小院旁边,开辟了一块菜地,种着大白菜,地边一溜菊花。此时,那片菊花开得正好。那些茄红的,金黄的,雪白的,拳头大小的菊花,仰起和主人一样的笑脸,好奇地打量着我们。

       妇人看样子刚从地里劳动回来,脸上汗涔涔的,手工布鞋沾着新鲜泥土。她丰腴结实,穿一件毛蓝大襟衣服,一条黑色阔腿裤,腰间裹着一条红色宽腰带。她像有无限喜悦堆在心间。她从门后提出一个竹篮,里面盛着半篮苹果。她往我俩手里不停地塞着苹果,弄得我俩都没法拿了。她用流利的汉语急急地说:“自己家的,放心吃,别客气,多拿些!”我们被她的热情弄得不知所措。

       我提议:“一起照个相吧!”藏族妇女不安地说:“头发这么乱,衣服没有换,怕照不好!”我们笑着安慰:“头发不梳,衣服不换,这样子,效果好!”她点点头,她的笑灿烂无暇,和园中的菊花多么相似!

       我记着自己的诺言,我写了一张提醒式字条,找了一家中意的冲印店,冲印出了各皂坝的崭新欢颜。

       

       作者简介:李龙娴,女,甘肃省舟曲县城关镇人,九十年代起在《格桑花》《甘南日报》《山泉》《舟曲文艺》等刊物发表作品,现供职于舟曲县委党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