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草木的私语(组章)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9-11-05  浏览次数:258

草木的私语(组章) 

甘肃舟曲/曲桑卓玛


 鸢尾花 

鸢尾盛开,湖边的蓝色追赶着蓝色,仿佛这就是爱情空翠透亮的呼喊。蓝色,跳跃的火焰,或哀伤的眼泪。大海退去的时候独留下你,和一阵藏在海螺壳里啜泣的风声。从此鸢尾只与泣血的射干花,微语依依。

蓝色,是浪漫,也是冷峻。

打开枯萎的记忆,所有的惆怅和欢乐,像一个个音符消散在四周,无色无味。

鱼翔心海,不留痕迹的定然不是痛苦,也不是欢乐。

鸢尾与射干,穿上绿色的情侣服,打开一把把宛如羽扇般古旧的叶子,在薄暮的湖边,相看两不厌。


丁香花 

丁香,细碎的花瓣来不及梳理昨晚纷乱的哀愁,嫩叶就被鸟鸣洗得发亮。

花香袅袅,从唐后主李煜忧伤的笔尖潺湲而来。家破国亡,草木也衰。大唐帝国的倾覆,黑压压地砸下来,却被一枝柔弱的丁香轻轻接住。

泪水,咽进喉咙,竟有千般滋味拍打尘寰。


蔷薇花 

多年以后,天目山会记得那个跳崖的瞬间。

一株长刺的小花,不屈的灵魂,于冷风里微笑。

睥睨皇权,宁愿粉身碎骨,蔷薇的死就是永恒地活着。

带着露珠,将开未开。这一株曲告纳的蔷薇,不知你从谁家的柴篱上偷偷摘来赠遗与我?花儿插在瓶中,整整七日,对你的思念就此点燃。想起你,花儿就开满了山岗。

忐忑的心,常有花香浸润芬芳,只因你心底的山水早已遍植蔷薇,纵有猛虎岂敢擅入?


桔梗花 

紫中带蓝,蓝中见紫。一只只仰望星空的眼睛,一个个清响在风中的铃铛,被朝鲜族爱进骨子里的“道拉基”。《桔梗谣》,幽幽咽咽唱不尽一个民族对爱与希望的热切追求。

打开古老的《神农本草经》,你的名字从浓雾深处走来。百草齐香,也难敌采药的竹簸。采药、清洗,切片、晾晒,完成从一株草到一剂药的华丽转身。

故乡曲告纳,有一间悬壶济世的小屋,我从父亲的药柜里认识了它的饮片,并记住此药归肺经,能宣通肺气,祛痰止咳。

炉火温热,茶烟又起。

今夜,我倚窗凝望着,一朵朵蓝紫的铃铛花,随风起舞。一只狐狸迈着轻盈的脚步,走过山门,纷乱的足迹泄露了所有的秘密,谁说它和桔梗就没有故事要讲?   

 

七叶树 

七片叶子宛如你温暖的手掌,抚过蓝天,抚过清风,也抚过我心间的欢喜与忧愁。

此刻,独坐树下,却不去想七叶树下参禅成佛的故事。

黑夜,睁大眼睛。蜿蜒在山路上的火把,飞舞于后院的流萤,闪烁在头顶的繁星,抑或是你写给花木镇那个黄昏的诗句……那闪光的背后,什么都来不及细说。雨后,红蘑菇从一截朽木上急急地生长,然后又跃然闪现于你简洁的诗行里。

七叶树,沉默不语。海子、西川、骆一禾,他们的诗句是疼痛凝结在你心间的珍珠,要么玉暖生香,要么灰飞烟灭。汉语,有着海一般的容量,让你写尽恩仇。


珊瑚树 

水墨漫卷,光阴如箭。你将苍绿隐于萝间,让古典的意境在薄雾里晕开。白色的花儿,从睡梦里醒来,珊瑚似的小果子就挂满了枝头。叶片肥厚,笃定从容,奈何你修剪又修剪。

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呢?红色的果子,沉默不语。

 思念也无需鸿雁托书,每一个清晨,都小声提醒自己,境可随心转。

珊瑚树,它依然淡定着,一粒粒果子坚守着一枕旧梦。很多时候,爱就是沉默,只要看见你还在某一隅优雅地活着,看花开荼蘼,感知君恩如玉。纵然相见一笑,也是温暖。


田旋花 

和烟和露,迎风盛放。

叶子接着叶子,蔓儿连着蔓儿。阳光下,串串小花开出幸福的模样。微风不燥,喇叭渐次吹响,粉红的花儿,从竹篱外、田坎边,还有层层叠叠的麦田里荡出声声呼喊,它的语言朴素而滚烫,穿过时光隧道,照亮你温暖的回忆。

群星闪耀,栖落在乱石堆上的暮色,托举田旋花柔软的梦境 ,曲折而悠长。

明日,将有镰刀擦擦作响。背对田野,如何遗忘那过往的从前?稍纵即逝的,岂止是青春和旧梦?影子和影子对影成三,思念的针尖扎痛无数个夜晚,你无处不在,而又处处不在!你无所不能,而又什么也不能。一朵花,一朵在尘世中颠沛流离的花,拖着疲惫的身影浮沉又浮沉…… 


作者简介:曲桑卓玛,又名赵桂芳,藏族。舟曲县曲告纳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舟曲文艺》期刊主编,出版个人散文集《坐看云起》,现供职于舟曲县文化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