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雨声碎 碎江南

来源:雅语清吟诉流弦  发布日期:2019-10-25  浏览次数:403

雨声碎,碎江南

曲桑卓玛


夜读王维“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的诗句,那空灵出尘的文字,一下子把人带进了空山、带进了草屋。枯坐的诗人,晃动的灯影,还有那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如果,听雨只是用耳朵,必然听不到草丛里的虫鸣声,更听不来果子在大山里的坠落之声。虫鸣,果落,秋风秋雨阵阵寒凉,只是季节的又一个轮回,大自然里没有大喜大悲,喜悦或感伤只在人心,所以王维这首诗的后半部分已被许多人淡忘,只记得那个草屋里住着一个老人全部的晚年忧思。

池水幽幽,蛙鼓嘈嘈。夜晚,行走在峰迭新区的街头。青石板上,扶桑花下,雨声竟如此清亮!睡莲花静静地开在池塘里,田田圆叶平铺于水面,这最后的盛开也恍如一场郑重的告别演出,开头是清丽美好,结尾也是素洁典雅,绝无半点颓靡与潦草,像一个精致而优雅的女人,即使老眼昏花也要干干净净、体体面面地过好每一天。

总觉得那些关于描写雨声的诗词只属于江南,只属于青石铺满的街巷。或舟中赏雨,或阁楼听曲,一碗香茗,抑或三杯两盏淡酒,怎样都好对付这一夜风急雨骤。琵琶清响,丝竹柔美,古琴那声声苍凉里道不尽江南三千繁华。今夜,我在舟曲,偏安这一隅水边的小城,没有思念,没有欢喜,也没有悲怆,只是在心海里,为你摇响桨橹划一道细细的涟漪。静听流年似水,于时光深处缓缓将你我改变。那些年少的岁月,你眉眼清纯,盈盈浅笑里涌动着夏雨风荷,仿佛一只小小逗号将一切暂停。是啊,棋盘上的残局只等对手来了可以重杀一盘,素笺上未完的诗稿只等主人来了亦可挥毫续写,只是青春的故事永远没有人敢说可以“未完待续”!

夏荷残,雨声也碎。舟曲,没有七里山塘街的桨声灯影,也没有西湖断桥上的烟雨朦胧,可她是我们的藏乡江南,只要有连绵的细雨和青瓦的屋顶,还有那一棵棵瓦松挑起灰绿的诗意,就已足够。

窗外,雨声潇潇。烫一壶浊酒,不为风雅,亦不为余欢,只为把日子过成白茶清粥般简单。雨声碎,碎了江南纵横牵绊的痴缠,也碎了过往的旖旎旧梦。从此,沙白渚清,淡然从容。

2017.10.11于舟曲海棠园

作者:曲桑卓玛     甘肃省舟曲县曲告纳人。《舟曲》文艺期刊主编,出版个人散文集《坐看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