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亲亲龙江谣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9-10-02  浏览次数:441

微信图片_20190925094106.jpg


亲亲龙江谣

王朝霞

在一座以江水命名的小城里,谁都无法破译水的慈悲。  

酿酒的水,解忧的水,喂花的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水……

水流过后,星星就亮成了天空的眼睛。

炊烟和蛙鸣都很轻盈的博峪小村,是生在大山褶皱深处的一朵花。花瓣散开来,村头巷尾都会落满关于花的故事。

为窥视花儿的秘密,我曾一路颠簸向南,于绿荫遮蔽的五月,一步步靠近花的节日。

仿若知我此行预订了诗意,每一步,都有叮咚的春风与我作陪。

采花节,是大自然赐予人间的神谕,是植物对人类的救赎。

这一天,飞过天空的鸟儿会擦净所有的痕迹。

这一天,蓄在云朵里的雨水会闭目修行。

这一天,所有的良善都会为花朵让路。

这一天,漫山遍野的枇杷花,泅开漫山遍野的烂漫和妖娆。

清晨村头,遇装容整洁的老人满脸喜悦:今日的每个女子都是花神,要记得上山接花……

嗯,我路迢迢而来,就是要于五月的乡间,扮出女儿之妩媚,亲手拆封春天寄来的请柬,看山野的花朵,如何抚慰人间遍布的伤口。

唯恐冷落这个被花儿点缀的日子,博峪村蜿蜒的山路上,我用最妥贴的词语,一一向路过的植物问好。又将它们的问候,悉心收入贴身的行囊。

风起时,我的裙角沾满了田野上最原始的诗行。

那一刻,我是仙女化身的使者。因为我以仰望的姿势,靠近了花朵守护已久的秘密。

 微信图片_20190925094109.jpg

欢欣的舞。

悲怆的舞。

铿锵的舞。

轻盈的舞。

小城深处,朵地舞已成为另一种语言,向河流山川致敬、为天下苍生祈福。

怀揣梦想的人们,用舞蹈诠释着对生命的热爱,表达对自然的敬畏。

在乡间,麦苗泛出的光芒,泉水映衬的清澈,炊烟燃起的乡愁,都是朵地舞沸腾奔放的灵魂!

被朵地舞喂养着的藏寨,每一座都保留着最初的纯朴与天真。

被朵地舞安抚过的月光,每一缕都跟龙江水一样深情。

朵地舞是口语诗,笔风朴拙,字里行间饱含了庄稼人的酸甜苦辣。

朵地舞是罐罐茶,口感清冽醇厚,闻之便能醒脑安神,忘却俗世烦扰。

朵地舞是旧年陈酿啊,饮过的人,每一寸筋骨里都装满了虔诚的信仰。

 微信图片_20190925094112.jpg

冬初,再访舟曲。

黄昏来临时,鱼一样游入陌生的小村。想寻点什么,想偶遇走丢的童年。

屋檐下晒太阳的猫咪,打着心无旁骛的呼噜。垂成瀑布一样的玉米棒,露出金属般的笑容。

篱笆内,一丛丛雏菊无视寒霜侵袭,仍然怒放着小小的清新。

柿子果像火红的句号,故事讲完了,还在依依不舍地跟蓝天的无垠话别。

面容慈祥的老人,吆喝贪玩的羊群一起晚归。

比羊群更贪玩的,是放学回家的孩子,洒下一路童趣,在夕阳下相互追逐,踩对方的影子。

……

面对这一幅幅浑然天成的油画,我束手无策。想复制保存,又不忍用笨重的相机去惊扰、去破坏。只好收起淡淡的惆怅,在越来越微弱的黄昏里,轻轻叩开临街的门扉。我知道,一杯红谷酒的浓烈中,可释放我心底所有的乡愁。

那一夜,月明星稀。安顿在土炕上的梦,踏实而温暖。

梦里的我,回到了遥远的童年。

八年前的8月8日,成为藏乡江南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

飞翔的舟曲,突然丢了翅膀跌入深渊。

泪水逆流成河,龙江因此大放悲声。

好在,四面八方伸出来的援手,帮小城缝补了破碎的翅膀。江水一样汹涌而来的大爱,让小城走出了黑暗。

如今,最难熬的阵痛终于熬过去了。全世界都记得八年前的舟曲,咬牙坚持的样子。

咬牙过后,就是涅槃重生。重生之后的舟曲,天空一片明朗。

 微信图片_20190925094115.jpg

早春,清风徐徐吹皱半池春水。

春雨只是悄悄地打了一个喷嚏,油菜花就让小城披上了明晃晃的金缕衣。

明月清、鸟鹊忙,白龙江畔一片生机哗然。一想起辛稼轩说“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就忍不住全身都荡漾着欣慰和暖意了。

甚至心里恍然以为,我眼前的一切,就是词人的笔下曾经反复出现过的美景。而田埂间悠然奔走的虫子,也是词人曾经的友人。它们初心不改旧情不忘,将稼轩留下的诗词反复吟唱,从遥远的南宋,一只唱到了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