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舟曲,那些花开的事物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9-09-05 09:03  浏览次数:194


舟曲,那些花开的事物

小睫/天津

 

走进甘南

走进甘南,一条空旷的古道被岁月仰望得悠长。

从长安出发打马而过的人,用驼铃声运来宝石,珍珠,葡萄,胡麻,送出陶瓷,茶叶,丝绸,引来文明的祥云。

越来越薄的影子被大地覆盖,生出软草与花香。

时光摆渡冷暖也摆渡命运。从平地到高原,许多景色被苍凉的风吹远,留下来的,脊梁上写着坚韧。

站在这里,脚下是剔除了俗念的净土,风雨洗礼过的草原。

天空涂满蔚蓝,蓝得高贵,蓝如灵魂。

白云张开想象,荡开诗意的伏笔。风过,十万朵花开,十万亩花香。

经幡随风飘荡,高过风的,是忠贞的信仰。转经筒旋转着,不舍昼夜,朝圣的路上有人匍匐长跪。

命运之手触摸岁月藤蔓后,发出银铃般的回响。

石犁饮尽风霜于千年之外。沧桑之上,青稞饱满,达玛花娇艳,草原在悠扬的牧歌中抵达辽阔。

秦时明月在王昌龄的诗句中明亮着,史册上的硝烟于猎猎的风中纷纷散去。

梦境里的美于眼前铺开,绽放,芬芳,连连击中我视觉中柔软的部分,眼眸有泪光闪动。

在这里,就在这里吧。放下半生的浮华,和你一起种下青稞,小麦,希望。

用梵音逐去内心的杂草,双手合十,把虔诚高举过头顶,默念爱的箴言。

爱上阿尼玛卿山的传说。

爱上星光洒满帐房的夜晚。

爱上格桑花一样美丽的姑娘。


在拉尕山,触手可及的是风的羽毛

白龙江的水被神安抚过,流经拉尕山,山便有了水的灵性。

穿红衣的僧人敲响了占单寺的钟,余音穿过时间的丛林,于山谷的耳廓回荡。一颗浮躁的心在《般若经》前安静下来。

神话中的人物于壁画上活着,栩栩如生。

华阳古城遗址下埋着一段历史的繁华,折戟沉沙。那个环佩叮当,碎步如莲的女子驾轻舟随江水东去了。

风用时间里的砂砾把红屋打磨成玛瑙,被千亩碧绿捧着。那些绿为红而生,也为红而死。

低飞的云朵驮着起伏的山峦,怪石用千年滴落的雨浓缩世间百态,飞瀑溅出的大珠小珠落入山下村寨的生活。

长虹卧波可以用来行走,也可以用来抒情。山水刚被颂过,空气吐出淡淡的甜,触手可及的是风的羽毛。

时间如凝脂,任你拈来诗意雕刻。

来到拉尕山,我用眼睛采撷美,用目光劈开石头,寻找归隐的战马。        在拉尕村,我想成为这里的村民。放牧牛羊,与青山为伴,与花草为邻。

白龙江,把流水交给五谷和远方。传说戴着美的光环,格萨尔王的坐骑眺望着家园,目光中的眷恋,挥之不去。

战袍飘带飞舞着英雄不死的魂。

小兽,花草,怀抱感恩,闪着微茫。

南山脚下圣水湖里的水,照见万物,照见生死,照见从红尘走出的我。

 


在舟曲博峪,遇见“采花节”

爱的种子装满圣洁,在舟曲的土地上诵经,祈福。

自然之伤于大爱的抚慰下渐渐愈合,长出嫩绿的叶,蓬勃向上,引领着阳光下的舟曲。

五月,不说痛,说温暖与花开。

花朵酿的酒,醉人。

花朵酿的快乐,醉心。

沿着白龙江的流水声行走,直到与博峪的花朵相遇。

宽袖的花裙,一层一层,白色裹腿如玉,胸前银盘似满月,船形鞋子必须绣满花朵,几十条细辫让美旋转起来。

一个姑娘美成一朵花,一朵花美成一个姑娘。

被阳光灌醉的风,引领着花开,走进藏乡的节日。

轻灵的影子飞舞着,漫山遍野。

将采摘的花朵戴在鬓发间,收获吉祥与祝福。

有人在两千多年前的楚国吟诵着“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声音穿越历史的厚重,落在白龙江两岸的土地上,孕育成花的种子。

爱的风拂过,所有的花朵打开羞涩,所有的美被美点燃,内心深处的那朵花儿也悄然开放了。

格桑花,杜鹃花,八瓣梅,虞美人,金盏花,丁香花……

大红,浅黄,淡紫,粉白。一片连着一片。

花香中,我和时间一起陷落。

 

多地舞

在舟曲,我要迎着阳光行走,每一步都温暖,生香,都能触到历史的脉动。

龙江水百转千回,恩泽两岸的土地,承袭着古老民族对龙虎图腾的崇拜。

五月初五的舟曲,花香溢满时间的每一寸呼吸。

女人们穿上传统的服装,戴上“一片瓦”的头饰,手拉手围成圆,跳起来。

舞动的人群,成龙摆尾,拟虎跃进,由慢到快,高涨的情绪汇入欢腾的海。  

跳,就跳出先民开天辟地,跳出天空,云层,山峰,森林,草原,湖海……

摇铃转动,歌声响起。

一部部史诗从歌声中走出。歌的潮水涌向天空,大地。

热情温暖着远方的归人,点燃冰封的冷漠。雪山从古老的传奇走出,为土地和土地上的人们披上圣洁。

鸟鸣驮着山歌,与欢快的舞蹈一起,唤醒静寂的大山,沉默的石头。

卑微的事物被热情之火点燃,照亮了高原藏乡浸漫着酥油茶,青稞酒的日子。

阳光如温润的黄金,闪耀……

它要看到土地肥美,麦子金黄,炊烟升起,山川,河流披上金色的袈裟。

欢快的舞蹈逐去时间残留的冷,被记忆深藏的苦难。

夜幕降临,皎洁的月光下,一簇簇篝火燃起,一簇簇希望燃起。

将碗里的星光与青稞酒一饮而尽。

喝,就酣畅淋漓。

醉,就深及灵魂。


楹联上的汉字,于早春长出美的枝桠

正月的舟曲,一幅铺开的山水素描,雪落处,点点高光。

墨香化作空气中的暖,匍匐于夜色中的火焰。

大街小巷的楹联是喜庆,良宵,提前抵达人们内心春天的绿。

文化街上的景物被高挂的大红灯笼,红色的剪纸,目不暇接的楹联映成了大红。

姹紫嫣红的红,红红火火的红,中国红的红。

那些写在纸上,布上,用刀刻在竹子,木头,柱子上的汉字,是天空飘落的星子,地上盛开的格桑花,于早春长出美的枝桠。

挺拔中站着苍劲。委婉中含着细腻。

血脉里植入炎黄,字里住着雪北香南,行间流淌着桃源春水。

孟昶“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的诗句,于后蜀寝宫的门上发了芽,时光里开出花,随风潜入。

平仄穿针引线,意境中呼吸吐纳。

挥毫泼墨的都是你的红颜,在一条名叫“传承”的路上走着,爱着。

文人墨客,雅士儒商,寻常百姓,一一走过。

晕开的诗意,搬来水乡的倒影,仿佛江南。

楹联上的汉字,一路风生水起,穿越历史的门扉,于舟曲的土地上,结出美的果实。


舟曲东山转灯节

灯的光影,被节日持续的喜庆放大。

驱散着夜的黑,迂回的冷,点燃祈福的花束。

元宵节前后的夜晚,属于舟曲东山镇,属于村民身后背上照亮幸福的灯盏。

破竹扎灯。

糊灯贴花。

捆扎火把。

灯转到哪里,福就带到哪里。字踩到哪里,就把福送到哪里。

点燃的灯火,温暖着人们,温暖着藏乡,温暖着岁月。

一盏灯的光芒可以回溯1300年。那个点燃灯火的人,今夕何在?

三眼礼炮声后,烟花升腾,夜空绚烂。

锣鼓唢呐交出最响亮的声音,快乐于夜风中奔跑。

一朵火焰,剔除了命里的泪水,滤去大漠里的风沙,只为燃成干净的火花。

灯里长出的爱,如火。面对浩渺的尘世,忽略岁月的刀锋,燃烧的痛。

目光里住着河流,大地。

月光如瀑。和星星一起,爱龟裂的土地,直到雨水丰沛;爱细小的尘埃,直到尘世干净。

斑斓的灯火,将节日的夜晚照得通亮,一起明亮的还有人们心中五谷丰登的祈盼。

脚步坚实有力,一个接着一个。

踩出“风调雨顺”,踩出“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