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九十九泉甲天下

来源:县文化馆  发布日期:2019-09-02 17:07  浏览次数:241

每逢出差、学习、旅游,域外人总问:何籍?答曰:舟曲。对方却两耳塞豆,冷不丁冒出一句洞见泰山的的话来:“你那里有九十九眼泉水,香甜不一般!”又窘又喜之际,忽然悟得,这九十九泉水,竟是这等大于舟曲一名,这太精彩了!

那么,想想以前的舟曲,虽然山闭县门,水开人路,非常封建落后,但所有的生物都和谐共处,花香果甜,莺歌燕舞,丛林无际,鹅鸭成群,稻田菜畦,天簌不绝……难怪典籍多赞舟曲“具北国之雄,兼南国之秀”。这个“秀”字,它蕴涵了大量水的成份。过去舟曲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到处肆意滋长着成片的原始森林,堪称我国西北内陆的绿色宝库。自50年代以来,曾是西北木材供给的主要基地。因此河多、潭多、湖多、瀑多、溪多、泉多。然而,在不足三里多的县城里,却汇集遍布着九十九眼泉水,这在人间罕见,太神奇了!

相传,县城古有一百眼汹涌澎湃的泉水,城池、耕地、民居,偶逢暴雨,时被毁损。明洪武四年夏(1371),颍川侯傅友德、济宁侯顾时统兵攻克西固(今舟曲),就在这天,千儿万把的将士们海喝牛饮般地领略了这百眼泉水的香甜,刹那间,受伤的好了,有疤的落了,患病的康复了,气色差的好了,疲惫不堪的整个人精神了,还有随军的婆娘女子肤白发亮了,水灵美丽了,年轻手巧了,你说怪不怪?

当时,归顺明朝的西固县令韩文,日夜担心傅友德的兵会把这百眼泉水喝完,可能吗?这百眼泉犹如娃娃咂奶水,越咂越多。后来许多将士不愿意跟着傅友德南下进攻四川了,恋着舟曲冬暖夏凉,如桃花源,是块风水宝地呀。这傅友德就干着急了,忙上奏章给洪武皇帝朱元璋,朱皇帝叫来军师刘伯温商议办法。刘伯温接过奏章一看,“哎呀”呻唤了一声,然后闭眼掐指一算,大呼小叫地对皇上说:“不好了,不好了。陇右西固有百眼泉水作乱,那是出皇帝的预兆,只是气候未到。气候到了,这位皇帝要与我皇来争夺大明江山呀!”

这还了得。这朱元璋就火急火燎地派遣军师刘伯温背上《通天书》,提给他尚方宝剑,一行人出了京城。翻山越岭,跨州越县,渡河过桥,刘伯温不辞千辛万苦终于来到西固,率先斩了县城东边黄庙山上的龙脉(后人在断脉豁口处栽了四棵大白杨树,以对接龙脉);后命神勇之士用铁棒固塞一眼旺泉。结果这股泉水顺地势流出东山岩底,径流宕昌县秦家峪,百眼泉水就剩下九十九眼泉水了。

据宋代苏东坡《和桃花源寺序》云:“工部侍郎王臣仲对赵德麟曰:‘吾尝奉使过仇池,有九十九眼泉,万山环之,可以避世,此如桃源’”。《舟曲县志》载“公元432年,宋元嘉年间,仇池王杨难当率兵西征,至今舟曲狼岔,羌人归附,因挽弓射箭,以示刚勇,其箭犹存悬崖石壁间。”舟曲部分地方在南北朝时期一度属仇池国。

追寻舟曲城九十九眼泉水,流量最大者数三眼峪泉者为魁首,据《甘肃通志》载:“三眼峪,在西固城北三里。于石岩孔中涌出。冲击浩瀚,穿成而过,有水门二,入白龙江。近城田土,赖以灌溉。”旧时在三眼峪口筑有一桥,桥上有座庙叫“龙庙”,为西固八景之一,有古人《三眼涌泉》诗为证:“谁从三眼访流泉,洞底沉沉有铁鞭。自古固城三百户,安澜久矣仗神仙“。诗中”铁鞭“,即使刘伯温固塞的那一眼泉水。冲着有这得天独厚的九十九眼泉水,人们世代美誉舟曲城为“香水城”或“泉城”、“水泡城”“船城”,并冠名地域是“陇上小江南”、“西固桃花源”,久经历史沿革,陇右邻县的验证和传颂。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九十九眼旺泉,均源自岷山山系的露骨山山脉。露骨山,海拔4154米,据《阶州直隶州续志》载:“露骨山,在西固城北三十里。四时‘积雪不消。东连阶、文,北极河、洮。’宋?王韶‘穿露骨山,道隘险,释马而行’即次(《甘肃通志》)”。属八景之一,见古人《露骨雪肥》诗:“露骨岧饶近接天,峰头积雪望无边。莫云寸草无生气,片片银花四季鲜”。“露骨积雪六月天。”“石瘦雪肥露骨横”。“露骨雪映泉城雨。”昔日舟曲城区不止九十九眼泉水,外围泉流浩瀚如河,分布在罗家峪沟、三眼峪、月圆里、硝水沟、老鸦沟、寨子沟、南山;城内大泉小泉或急遽或飞湍或平抑或束理或拐或摆或抽或静,尽散落在薛家店,西关莲花池、水家、春场、东街、南门、北街、广坝、瓦厂、锁头、半山、坝里、后坝、河南、南北滨河路河堤下,处处涌动流淌。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居民建房、机关盖楼、市镇改造,一浪高过一浪,致使许多水由地表渗入地层,从河堤喷涌而出,但皆被尿素、大肠杆菌、垃圾等污染。面对世界淡水资源日益缺乏的今天,保护淡水资源,恢复、抢救和打造舟曲泉水文化,以及九十九眼“泉城”品牌文化刻不容缓。这是一笔无与伦比的世代取之不尽的财富。

月亮微笑着,将明媚洒满泉城舟曲,走遍大街小巷,亭廊小桥,柳林磨坊,田园池塘,人家院落。看到了吗?九十九眼泉水里有——九十九个月亮,九十九堆雨花石,九十九个浣纱女的故事,多美呀!这浩浩荡荡形成的泉,洋洋洒洒奔腾的泉,淋淋漓漓漫漶的泉,幽幽咽咽游移的泉,滴滴答答颤抖的泉;听到了吗?那叮叮咚咚的泉声,噗噗嗵嗵的泉声,这一切的一切终于成就了舟曲的一世芳名,就该知道,舟曲城有九十九眼绝妙的歌喉。那是被轻风、鸟鸣、花香、月色和山的绿滋润了的嗓音,是朴实无华、不染纤尘的心灵对生命的抒情。听着这汩汩流淌变幻无穷的乐章,这仿佛从大地深处渗出的歌喉,你醉了吗?                    

                         2007.11.08日于舟曲

  

   作者简介:冰鼎,60后,甘肃舟曲人。甘肃省作家协会、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中国世界华人作家艺术家协会、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中国楹联学会会员,舟曲县政协文史资料编纂委员会委员,舟曲县楹联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舟曲“联坛十二家”之一。八十年代初始在国内发表文学作品、民间文学、学术论文。创办、主编县文艺刊物《山泉》品牌20年(1986--2006)。主编(著)出版有:《舟曲民歌集成》《舟曲灯联大观》《西固起义》《舟曲史话》《舟曲县志》《舟曲神话传说故事全书》等。历任舟曲县文化馆馆长、县文化体育旅游局副局长、县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