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冰鼎作品《福津塔赋》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9-07-08 10:25  浏览次数:631

《福津塔赋》


冰 鼎/甘肃舟曲


       宋苏东坡《和桃花源诗序》云:“有九十九眼泉,万山环之,可以避世,如桃源。”以是知舟曲何以谓陇上桃花源也。

       自鸿蒙初开,混沌始辟,此地即有白龙戏涛,浪飞嘉陵;凤翥龙翔,百业俱兴;生民安居乐土,诸族相濡以沫,文化多元共荣,故得“藏乡小江南”之美誉。

       昔夏禹王辟桓水贡道,周始祖兴寺洼文化,秦昭王取川置羌道;姜伯约种麦沓中,巩廉玉华阳立国,李自成盗马回师。故舟曲不独为丝绸之路,茶马古道,藏彝走廊,亦为得陇望蜀、北伐中原、铸千秋霸业之锁钥也。

       每揽吾昔日著述,喟然有叹,文自非虚设,词亦多壮怀,然终难穷舟曲风情于楮墨,岂敢狂狷,乃复撰《福津塔赋》,以彰建筑之胜,灵气之秀,历史之悠,传承之久,瑞象之雄,汇古今于一瞬,寄衷情于斯楼!故曰:

       此塔之筑,壮民族奋发之志,扬文化自信之声,诚可谓正合其时也!俯大千水墨,尽收泉城胜景;仰四面山岚,蕴集大江东去。翠峰松色奔来眼底;绛岳碧瓦涌向滨河。西接昆仑紫气,东眺秦岭朝晖;极目弹丸城阙,势控蜀道雄关。江声浩浩,云烟茫茫,汇山水之灵秀,纳风气之正罡。山环句曲,有容乃大;塔标孤直,无欲则刚。八面玲珑,金碧檐拱;七层飞递,彩画雕梁。井藻铭纹,细镂奇花异草;穹窿壁绘,精雕嘉木檀香。层台耸翠,独秀笔架苍茫;上出重霄,遥镇白龙浩荡。

       召长风破襟,依窗北向;或逸兴遄飞,漫思遥望;风云际会,喑呜叱咤;政通人和,凤舞龙翔;斯塔之建,非唯观景,顺乎民意,才聚八方。高标引领,辟养生富民之术;运筹帷幄,蹈躬行守诺之场。仕达登临,身与塔比直,造福一方;庶民高瞻,目于天比高,神清气爽。实乃为政者廉洁奉公而政绩辉煌;从文者怀才儒雅而索句炳烺。德从人心起,能书百代青史;文寻一句奇,可博千载传唱。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斯塔之独树,可延文脉浩瀚,可彰泉城栋梁,幸矣!

       咏灯火之灿烂,兴楹联之奇葩,名远播兮流芳三千界,声葳蕤兮化文百万家。钟灵毓秀,心怀仪礼身长洁;妙笔生花,腹有诗书气自华。乘国粹之仙槎,游艺术之海涯。此景幽矣,兹情大哉!而况沧海横流,荼毒四方,泥殇无情,毁我家邦。昔有女娲补天,今有全民救难,众志成城,大爱无疆,浴火重生,凤凰涅槃!降云托月,南飞一轮祥和;拓风开雨,东领全民小康。

       把酒临风兮,悠然畅想;吟怀笔架兮,神清气朗。抚今追昔,忆俊彦无数,聊抒壮怀于寸心:羌酋爰剑氏雄于春秋,北宋张俊臣析立西固,大明王忠实灯会松棚,清代刘财东上海晉标,民国房西苓抗日成将,共展鸿才于天下。实乃山奇,水奇,人亦奇也!

       观舟曲之伟之雄,在人文。感舟曲之灵之秀,在山水。喜舟曲之和之谐,在民心。而聚雄灵秀伟于一体,集风雅颂韵于一阁者,其如南山福津塔乎?斯塔之势也,横空出世,如擎天之玉柱,如镇国之金锏,耸其伟。拔地凌云,如祖尧之巨擘,如帝舜之长耜,植其雄。层高七迭,踞雷崖之龙冈,扼白水之千仞,钟其秀。趾步八卦,系龟足于链尾,通金井于塔中,毓其灵。珠顶灿灿,折桂枝于蟾宫,执斗柄于魁座,集其雅。轮檐节节,邀诗情于笔架,牵画意于砚台,猎其风。沐云浴日,理高天之赤霞,采层林之红叶,褒其颂。披露戴雪,听十五社火之锣鼓,迎十九圣母之散福,流其韵。呜呼,仰塔之巍峨,展卷而长歌。诗云:如支斯翼,如矢斯棘,如鸟斯革,如翚斯飞。

       妙哉!邑人离去,见浮屠而思桑梓;乌呼!游子归来,睹斯塔有泪潸然。留传奇于安澜,祈吉祥于桑梓。天下舟曲,光耀中华!

 

       作者简介:冰鼎,60后,甘肃舟曲人。甘肃省作家协会、甘肃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中国世界华人作家艺术家协会、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中国楹联学会会员,舟曲县政协文史资料编纂委员会委员,舟曲县楹联诗词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舟曲“联坛十二家”之一。八十年代初始在国内发表文学作品、民间文学、学术论文。创办、主编县文艺刊物《山泉》品牌20年(1986--2006)。主编(著)出版有:《舟曲民歌集成》《舟曲灯联大观》《西固起义》《舟曲史话》《舟曲县志》《舟曲神话传说故事全书》等。历任舟曲县文化馆馆长、县文化体育旅游局副局长、县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