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五月的藏乡舟曲

来源:雅语清吟诉流弦  发布日期:2019-06-10 15:59  浏览次数:342

  五月的藏乡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欢腾的朝水节,沐浴神奇的曲纱飞瀑。

  五月的昂让山高耸入云,雄壮威武,云绕山涧,古树参天,郁郁葱葱,涧流潺潺,藤蔓拥绕,间或垂下一帘帘绿丝,仿佛要遮住朝水者初见生人时害羞的脸。沿崎岖的山路慢步而行,阳光一不留神就透过树间的缝隙追赶着朝圣者的脚步,嬉戏、追逐着每位行者或多或少要擦几把汗。朝水的人群,信步急移,山歌婉转,鸟鸣相谐。朝水崖前桑烟袅袅,风马飘飘,经幡猎猎,酒香宜人,能看出朝水的序幕已拉开。摆阵,是朝水的一项重要仪式,男人们手持猎枪摆起古老的阵舞,庄严、威武、气势浩荡。妇女们身着多彩的节日盛装合着节拍载歌载舞,真是“昂让山下朝水忙,摆阵踏舞歌声声”。随着摆阵节奏的变化,村民们时不时鸣放几声猎枪和一阵阵鞭炮,来增强摆阵者驱魔降妖、救助医司仙子的昂扬斗志。桑烟、鞭炮的烟雾、急促疾移的阵步,一声胜似一声,激昂吆呺演绎着昔日藏家儿女齐心团结、协力除妖、全力解救林中仙女的感人情景。那一日,正值农历五月初五,恰逢端午节。传说每逢端午那日的曲纱圣水最具灵性(药性最佳)。朝圣者时不时向空中抛撒一把把隆达,朝拜者绕水而行的脚步连同一颗虔诚的心,弥散在“嗡嘛呢叭咪哞”的六字真言里。此刻的曲纱圣水似乎感应到了朝拜者的虔诚,更是激情飞扬,哗然开怀,腾空而泄,人们或双手捧吸,或任曲纱圣水洗尽路途的风尘,或荡涤尘世的铅华,或奠酒致敬,或合手祈祷,消除世间的困苦灾病,祈望幸福祥和。当曲纱圣水飞流滴露恩泽每位莅临的朋友时,朝拜的虔诚得到了“山高路险为那桩,只为曲纱飞瀑扬情怀”的坦荡译释。


  五月的藏乡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采花姑娘放声采花歌谣。

  五月的博峪山寨树木葱茏,芳草萋萋,百花争相绽放,迷人眼花。村民们淳朴感恩的心使采花姑娘们把自己的喜怒哀乐、把希望、把期待、把祝福全都寄托到另一个灵魂中。她们乘着晨曦出发,沐浴露水,踩着荆棘,背负着乡亲们的重托,将爱心的脚步善意地踩递到博寨的每个角落。风餐露宿、日月轮回,不灭的是扎海和达玛的传说像格萨尔史诗一样永留在采花姑娘五月的信念里。每当端午日中时,采花姑娘们身系铃声激荡山巅,歌声振林越,达玛花香飘村口时,眼前的姑娘们个个笑靥如花,集花香、花美、花艳、花俏于己身,宛如天界的仙女,仿佛那一刻世上所有的色彩、美感都在一瞬间全集中到她们的身上,无比的馨香,无比的艳丽,无比的俊俏。那一刻在期盼的眼神里她们满载的是幸福和吉祥。村民们一早就热好清醇的青稞酒,为采花归来的花仙子们献酒驱寒。眼前的姑娘们个个头戴鲜花,与多彩艳丽的民族服饰相映衬,就如花仙子下凡,踏山游玩而归,带给村民和游客们吉祥与好运的征兆。藏寨的人们深知眼前的姑娘们与她们找寻的信念一样伟大,一样值得敬仰。年复一年是采花姑娘们用坚韧的毅力传承着一颗感恩的心。姑娘们把开在五月最美的花献给恩人,无束地扯着歌喉,把最美的赞歌唱给心中的英雄。姑娘们采的是为五月而生,为端午而开的花。一曲曲纯朴原始的采花歌谣传唱出藏家儿女对美好生活的祈盼与祝福。


  五月的藏乡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端午烧个新麦面圈圈馍(舟曲地方习俗把烧饼中间掏个洞,周圈用干净的木梳压上各式图样,然后涂上红、黄、蓝绿等颜色),圈圈馍可大,也可小,精致而有特色,挂在娃娃的脖子上,炫耀收成;搓一根七彩的百岁绳(舟曲地方习俗把红、黄、青、绿、橙、蓝、紫几种颜色的丝线用手搓成一条细绳)系给娃娃的脖子、手腕、脚腕,寓意避邪消灾,象征健康长寿。

  五月的藏乡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妇女们传统而精美的手工布艺。当婆的、当娘的大显身手,赶在端午节前缝制好各种精美,做工细致的香包,里面包缝的多是艾叶,香草等,传说可以防止蚊虫叮咬娃娃的细皮嫩肉,我看里面密缝的是“每逢佳节倍亲,遍插茱萸少一人”般的殷殷亲情。香包缝制的则是各有特色,有的系给娃娃的是猴妈妈背个猴宝宝,一步一晃就像刚学会直立行走的人猿,庆幸自己已为灵长类之祖的荣耀似地。有的猴子还背了两个宝宝,哈!还多子多孙呢,这大概系心灵手巧的婆或娘所为吧。系在娃娃的背上调皮的摇来晃去,带着远古的原始风貌、带着手脚的演化史,带着刹那间直立的勇气,带着悠远的传统,跌宕着华夏五千年辉煌的历史。有的系给娃娃的是一窜蝴蝶,形象逼真,栩栩如生,有的系给娃娃的是一窜红辣椒配个大南瓜。这些手工布艺品以人们日常生活所见的动植物为样,枚不胜举,从小灌输给娃娃们热爱生活,热爱自然,关心爱护身边的动物和植物的美德,从小倡导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


  五月的藏乡舟曲在期待什么?

  期待艾香插遍门楣、窗棂。当艾香飘飘时,穿越时空,仿佛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徘徊在汨罗江边,吟唱着“众人皆醉唯我独醒”,抛开世事的污浊毅然决然的投入江中,汩汩的汨罗江水承载着诗人满腔热血和爱国热情。悠悠的汨罗江水啊!你流淌的是《离骚》恒古的诗魂,是诗人满腹的抱负和华章。难怪有人说汨罗江里流的不是水,流的是文章。

  五月的藏乡舟曲啊!在期待中如期而至,就像杏儿黄了,麦子熟了。

      

  作者简介:赵英,藏族,生于1971年,爱好文学写作,现为甘南州作协会员,舟曲县作协会理事,多篇作品刊登于《甘南报》《格桑花》《正气甘南》《羚城文艺》《舟曲文艺》《山东文学》等刊物。现供职于舟曲县文体广电和旅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