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藏在深闺中的舟曲(组章)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9-04-09 16:28  浏览次数:514

藏在深闺中的舟曲(组章)

丹麓听翁

 

拉尕山

       藏在白龙江南岸,拉尕山藏匿了岷山山脉的莽莽苍苍。

       起伏与莽苍打湿了天空,落入拉尕山的魂灵清纯而出,挂在云彩中的天涯犁着藏传佛教的聚集地。

       红尘中闪过一枚舍利子,为打坐撑起了平衡木。拉尕山,为人间供奉出深长的幽静。

       拉尕山,雕刻在藏歌与青稞酒的脉冲中,藏歌的辽远苍劲拔出草原,青稞酒的高分贝烈度端来锅庄舞。

       用一生的脚步丈量拉尕山,无法丈量你的距离,你的距离交给了红尘。

       拉尕山,舟曲的大家闺秀,在草原提供的烟雨名门中出落得如花似玉。

       勤劳的朵迪舞,在草尖上舞过,刷爆了拉尕山的海拔。进入拉尕山,每一个脚步都流淌着舞姿,每一寸山势都映照着江南风貌。

       拉尕山,神仙居住的地方。

       拉尕山,存放着神仙的旨意。


采花节

       博峪,赶着晨曦,赶着泉水,赶着端午。

       藏族姑娘把倩影映在山峦重叠中。

       住在深山中的花,在春花无处寻芳时,却在深山开得洋洋洒洒。

       枇杷花们,在端午节这天携着山间仙露等着上山的姑娘,借道头顶走进人们的视野里。

       藏族姑娘头上插满鲜花,走过森林的小巷小道,跳起采花舞曲。

       浓烈的舞姿,含着森林乳名的鲜花,在淋漓尽致的祈福中与山林交相辉映。

       一朵朵花束,点缀在姑娘们的头部,与浓云的头发紧箍在一起,在头上摇曳出春天。

       对生活怀有素洁之心的藏族姑娘扑面而来,钻入未来,成为一条条花的瀑布。

       奇花异草,遥望年年的端午节。

       采花节,踩响生活之舞,节拍外的声音穿过凌霄而去。 


沙滩森林公园 

       阔叶林、针阔混叶林、纯针叶原始林、高山矮林,穿戴由大到小的序号向山上奔赴。

       不用阅读山的高度,踩着林音,日子就攀高。林线之上的草甸睡在山上,枕着裸岩和雪山,过足了山清水秀的生活。

       岷山山脉摇着藏歌的腰肢蜗居出沙滩森林公园,牵着佛的手臂做着自然体操。

       明媚的天空,镶嵌在雪山上,纵横交错着天然湖泊、瀑布部落。

       景观重重叠叠,清澈的山水画一路跑来。雾雨山、老鹰岩、害羞女八瀑、弥勒雪山、杜鹃林、人命池,扑腾出大自然的框架。

       森林与草原做着丢手帕的游戏,一会森林被草原扔远,一会草原又把森林拉在腋下。

       苜蓿滩内,景色焕发出自然金色,自然的名词消声了,海、涧、岩、梁闪进了自然胚胎中,唯有飞鸟打从天外飞来,飞翔着自然法则。

       沙滩森林公园,汩汩的绿色挡住了滚滚红尘,让一片净土长跑在绿色的炫舞中。


朝水节 

       我听见了神水的节律在巴藏乡间灿灿而出:

       乡间太阳像一座座陶瓷光芒,在指指点点中活得那么友善。躺在巴藏乡间的山石,活得像块化石,找不见何年何月。

       唯有水,知道山石的年龄在哪里读出。水的刻度在喷溅中飞出旋律,巴藏乡间的水识得仙子,为仙子守望衣衫。那浓浓的水声叮咚响起,敲击出流淌。

       巴藏乡,在五月初五日,浓烈了,人们为医司仙子敬酒祝福,人们汲神水,把幸福波段加厚加深。

       善舞的巴藏男女,跳起摆阵舞,舞出幸福、舞出鼓点。

       被树木装扮的山峰上,栖居着脚步,脚步如二方连续拱成拱桥,网织世事。

       走过一片草原,投出一粒水滴,朝水节上

       人声喊出瀑布,一道巴藏乡的淳朴山风播撒舟曲,沿着藏匿的隧道传出回音。

 

东山转灯 

       东山转灯,从舟曲疆域走进灯火辉煌。灯的写意画一幅接一幅,派驻到东山肌肤上,唱响灯走江河的日历。

       希望冒起来,灯影戏剪影重叠。

       愿望张贴在灯中央,飞檐走壁似的穿越——东山、舟曲、甘南。

 

       宗教的担子扛在灯上,传承的杯盏里,盛放出荷花百合、桃花石榴。

       腊月,鲜花卸妆了日历。扎花,拾起花期;

       腊月,绽放出荷花百合、桃花石榴。

       那些会说话的蝴蝶、金鱼,飞在灯影中,游在灯光中。

       晒在腊月正月冬春交替的风声,灯捧出了世间物象。

 

       腊月,流年的末期。万事万物重新进入布局和滋生。东山人破竹扎灯,绿竹在灯的盘旋中转灯踩道,把光芒移居在灯的结构中,灯扑闪出物象的象征。

       各式各样灯的象征,在人群中认识前路,在腊月里打开宗教,把五谷丰登、风调雨顺,转来转去,传递给大自然。

 

翠峰山 

       陇上名山,从云雾中来。翠峰山,从灵光山色锦绣中出发,山象透露出人杰地灵。

       二郎神落脚“藏乡江南”舟曲,把钟灵神秀的钙质流放在舟曲。

       翠峰山,一朵山系中绽放神圣的花朵,出航陇右。二郎山公园和翠峰山主峰,铺盖了7.5万平方公里的锦绣篇章。

       山上,参差犬牙得镶嵌了9座佛教道教寺庙。寺庙里渗出山语飞出云雾。那种淡淡的惊艳惊飞了远近住家的树木和鸟类。

       捡起红尘,散落在朝圣的路上。

       二郎庙、天寿寺、隆兴寺,点亮了回程灯,那闪烁其词的佛教道教弦外之音,垂钓人类。

       辞去归航,淋湿心灵。

       在翠峰山上聆听山语树声,一曲心灵的晨昏之课,领航众神。

       关闭双珠亭、夕阳亭、养心殿、生肖峰的诸多景点,耳朵里依然接听到翠峰山的丝丝缕缕。 


大峡沟

       举起大峡谷4968公顷的面积,沧海桑田只是一枚扇坠子。

       暗语不断的树木罗列着生长,舟曲九二三林场攀上了磨沟、庙沟,我来到大峡谷时,大峡谷已经来到这里数亿年了。

       大峡谷的四角分外妖娆,东恋舟曲县城、北涵滚滚白龙江、西润万壑瓜咱沟、南唤岷山千里雪,秦岭西翼和岷山追尾交汇地带,锻造了大峡谷。

       奇树密布的大峡谷,水域抽象般清澈、生物著上了扮演的阵容,林鸟掠过360度。

       天地有我,我有天地,在大峡谷,一切都是自然的孩子。

       望着寂寥的天空,四季的立方米从天而降,春花夏荫秋红冬雪,在流年中跑着大峡谷的速度,那些安详的四季物象,如脱缰的野马,不用加鞭,都跑出季节的经纬线。

       大峡谷是一部森林堡垒,里面居住着60多位珍稀动物,过着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日子,在植被的铺展中踏绿大峡谷的生机。


松棚楹联灯会

       孟昶远了,舟曲楹联在眼前发亮,几百年的光景芬芳联翩。

       元宵盛产楹联和灯谜,舟曲元宵楹联荡涤出四千五百五十幅,在山风啁啾的舟曲大地站成一道风景。

       舟曲楹联住进松棚中,松枝搭建,彩灯过目,把一列列楹联请到松棚里,动词和形容词塑封了舟曲地名,渗透着生活的诗意,个个活得生机勃勃。

       假借松棚,牡丹香味、蝴蝶姿色、婉转鸣叫跑进山间,寻访去了。

       舟曲是一道梁,梁上开遍呢喃。江南从南方飘逸来,在这里生根发芽。

       西陲边塞之地,楹联芬芳赛扬州,文化纺锤淘洗着朝朝夕夕。

       松棚点缀了琳琅满目的字符,字符流动着生命原浆。

       森林在森林外唱歌,夕阳在夕阳外徘徊。

       松棚楹联,横扫历史。卷起了闪电和雷雨。

 

追思园

       追思园,盛放着舟曲的心跳,一座浮雕,从黑色中抛瞄。

       入园台阶88级,纪念碑高8.8米,扛起了“8.8”的深刻内涵。纪念墙上镶嵌着1765座名词,在各自的位置上醒目地昭示着时光洞穴。

       山洪上岸时,灯光暴虐。

       人类仓促,谁是光谱世界里的行云流水者?

       “8.8”纪念馆,一座焊接在舟曲大地舢板上的帆影,扑腾着时间的流经和回眸,空中飘来一团云雾,在叙述着天象的动作。而后,甩出长长的云烟。

       在舟曲的境遇里,告诉山是大地的筋脉,水是大地的血液。

       追思园里,人类低吟,看看自己的遭遇是什么颜色。

 

花开舟曲 

       白龙江携水声,光临舟曲。龙江,诞生了舟曲。

       舟曲东瞻武都、西顾迭部、南越文县及九寨沟、北邻宕昌,花开2984平方公里。西秦岭和岷山山脉厚爱舟曲,山脉横贯全境,把大把的山撂倒这里,山峦重叠、沟壑纵横,一派山的伟岸拔地而起。

       名胜古迹,不用罗列。庙宇、石碑、古城、遗址、森林、积雪,在舟曲看不厌。

       湿地、草原、佛教道教丛生。

       花卉夹道,木槿、石榴、紫薇、海棠、桃花、桂花、丁香、牡丹、玉兰、月季,花中顶尖级的花卉,一个个落户舟曲,为花开舟曲送来芬芳和清香。

       移步换景,无论视野到哪,都能看见鲜花铺道,繁花似锦的镜头。

       舟曲,为花安了一个个家园,在放飞花开时,放飞了舟曲。

  

       作者简介:丹麓听翁,本名王祥林,男,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在《飞天》《散文诗》《星星.散文诗》《国家诗歌地理》《天马散文诗专页》《萌芽》《散文选刊.下半月 》《华夏散文》《杂文选刊》《杂文报》《四川文学》《厦门文学》《华语诗刊》《检察日报》《北京日报》《甘肃日报》《意林.少年版》等报刊发表各类作品500多篇(章)。曾获第八届陇南乞巧女儿节全国散文诗大赛二等奖、2017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大美张掖、书香甘州”全国原创散文三等奖等20多个全国性征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