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与君遥寄一枝春

来源:雅语清吟诉流弦  发布日期:2019-03-26 08:56  浏览次数:1526

红梅,在南方总是严寒盛放,而我所在的大西北,此花盛开的时节恰在春寒料峭之时。谷雨过后,雨水便多了起来,淅淅沥沥,潺潺湲湲,整夜都可闻得檐雨滴答,拨动心间那万千的情思。天地之间,仿若卧着一张巨大的瑶琴,是谁用纤纤巧手“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白龙江清清瘦瘦,在夹岸摇摆的柳枝下,打着漩儿悠然东去。无情最是东流水,朝也滔滔,暮也滔滔。忘记了江头郎木寺的磊磊山崖,也忘记了江尾昭化古城的瓦舍评说,只是从舟曲到碧口,裹挟着一路花香滚滚远逝。

春雨无声,丝丝缕缕。

桃花,那一株株曾经在水岸上洇红了我所有想象的桃花,在赠别汪伦的诗行间,在李白凉凉的泪水里,在挥手踏歌的不舍中,渐行渐远。不见了隔岸的万家酒店,也不见了许下诺言的十里桃花,心中的惆怅像江雾弥漫在清晨,偶闻欸乃一声,便是胸中云开雾散。

此刻你静下心来,也学渔翁碧波煮鱼,江水淘米。黄米饭,鲜鱼汤,这蒸腾着温温热热的喜悦,是日子流转在一茶一饭间的精致与奢侈。江涛声外,谁不是忙人?读书,工作,生儿育女,虽说世间事除了生死全是闲事,可眼前的苟且与远方的诗意,总是牵绊了许多纵步天涯的豪情。

烟雨江波,画船品茶。

野杏花,妩媚了一山春色。不管是牧童,还是杏花村,总能在一壶老酒里歌颂生命复苏的奇迹。是谁在那年的寒食节后登上超然台,写一阙妙语连珠的《望江南》,看半壕春水与一城繁花,静静诉说一段未老的春光?一盏新茶一寸愁,茶香扑鼻,依然是诗酒趁年华。

南方多雨,而北方多风。你在江水的柔波里种植相思昼夜,风吹花香,鱼群逆江而上。思君不见,亦可尺素遥寄,寄一缕忧愁或泪水微咸。山中木,镜中人,感念之间任由荒凉和寂寞在心底丛生。

鸟声聒碎了梦境,硕大的玉兰花如鸽群栖落于枝丫,灵秀,洁白而又馥郁芬芳。无数次走过池水浓绿的公园小径,忍不住猜想,这花开的声音是否惊扰了水中那群做梦的锦鲤,或岸边独自徘徊的灰鹤?也许,花朵的盛开就是最大的破裂与疼痛,别人看的是锦绣繁华,只有自己最懂为这一场美丽的绽放付出了怎样的辛劳和苦楚?

哪里的桃花经不起春风的撩拨,一夜之间已是繁蕊迷人双眼?杏花淡了,桃花又红,明黄的连翘追赶着迎春的脚步,梨花与海棠从不撞衫,热闹的花事沸腾了花开舟曲,而比花事更为火爆的则是晒花的朋友圈,南山、三眼峪,那大片大片的桃树林,此刻在人们游园的雅兴里推向了大红大紫。

“燕剪和风成对依,春盈陌上景逶迤。

闲园信步觅芳卉,遥寄桃花十万枝。”

赏花必吟诗,这是好友在朋友圈里即兴创作的一首《陌上春》。诗人的气质扑面而来,还记得我们也曾在坪定关一起下乡赏花,但那时候下乡的重点是搞工作,赏花只是附带,拍几张花卉照片也只为了给《坪关文苑》插图。他是我们的领头雁,严肃、冷峻、不苟言笑;他目如闪电,浏览文件的速度极快,却能敏锐地发现哪个标点点错了,这本事常常让秘书们暗暗佩服。那个被乡镇工作苦逼的时光里,许多诗意和美好也无从表达,所以我真没想到他会在今夜写下如此忧伤而美丽的诗句。

风吹花香,江水喧响着春光里的无限心事。花开,花落,恰若一段缘起缘灭,挡不住它的来,也留不住它的去。龙江两岸的桃花眉眼含笑,仿佛听凭了谁的呼唤,逆流而上。从舟曲到迭部,穿过若尔盖零零散散的藏族村寨,十万桃花唤醒了高原沉睡的冬梦,遥寄春色于你的窗外。今晚,可有花香彻夜私语在小镇的夜空,让梦里梦外都是甜蜜与芬芳?流年似水,梦与醒,只在红尘最深处轮回。


2019.3.24于舟曲海棠园


诗文作者:曲桑卓玛,女,藏族,甘肃舟曲人。就职于舟曲县文化馆,《舟曲文艺》主编,出版散文集《坐看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