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舟曲行记

来源:微游甘肃  发布日期:2019-03-18  浏览次数:1795

打马过舟曲

阳光,刺穿蓝天。雄鹰的翅膀,覆盖了山和川。

风吹过,像海,在山地峡谷、草海滩涂深情地汹涌,成为彼此的隐喻。我收起纵马的缰绳,放慢与舟曲的短兵相接。黄昏即将来临,我看见,羊群像漫过草本的经书,白云一样归拢。

岁月的骨头还没腐朽,拉尕山、翠峰山、大峡沟、大海沟、龙王沟、巴寨沟、赛尔布、博峪梁--------疏浚了尘世的疼痛。时光的锉刀,高高地举在山顶,把泥石流、地震,把天灾、人祸,与日月星辰、飞鸟走兽一并修补雕刻。每一道纹路,都是乡愁的经纬,让呼吸紧凑。

一块念佛的岩石,独隐于斯。从摩崖石刻、峰迭古城遗址、果者堡遗址、华年古城遗址和石门沟古栈道淬出的古风与佛心心相通。我尘缘未了,舟曲拒绝为我剃度。我只能从暮鸟的叫声里拾起一枚梵语,护佑肉体和精神的双层归宿。

我投石问路的身影,消瘦而单薄。背负诗歌的赞美,我的马蹄跌宕汹涌。喊一声舟曲,含一声“藏乡江南”, 我看到折叠长长的思念,风生水起,从甘南,从舟曲,以一纸江南般的柔情,挥毫泼墨。


拉尕山,始终保持着一颗佛心

只是,我始终不能忘却最初的山脉,始终保持着一颗佛心。

光阴很肥。一枚梵语站在山顶之外。白云和雾岚,日月和星光,花草和蝴蝶,为舟曲淬取最美的风骨。美丽的容颜呼应着因缘的起起落落,喊一声拉尕山,喊一声舟曲,喊一声奔跑的草木和动物,血液中,汩汩流动着浓醇如酒的激情。

时间低于一拍,折戟沉沙,环佩的叮当声随江水东去。我无法眺望或者目送雄鹰将翅膀插进白云的战栗,唯有截一枚鸟声,丈量拉尕山的高度,和广度。

春秋时的月光,还在为白马、氐、羌做着美梦,西汉的“华阳古城遗址”和 初唐的“占单寺”,还在左右拱卫。古老的拉尕山,保养得完美。藏寨、溪流、草地、森林比肩相连,被林染过色彩的风,在修炼成性的鸟鸣里,踌躇满志。

拉尕山多情,倾听拉尕山向上的决心。


沙滩国家级森林公园,续写着醉美的诗句

怎么会这么美?舟曲的词牌,润湿了甘南的胸膛。在3万公顷的旖旎里,将花草坡、人民池、苜蓿滩、嗄河坝、那下桥和江边沟,连接成一幅可以移动的画。一枚鸟声,剥开就可以看见公园的清秀之眉。

花草坡绝美的春光,在悬崖、瀑布的优雅中外泄。森林、草场奔涌而来,挥毫蘸墨绘出水墨公园浣洗晨雾的清晰,将雾霾和喧嚣深深压住。

人民池,把心空出来。过滤了红尘和杂质。千年时光的罅隙,生长出高山天池、幽谷飞瀑和原始森林。一叶心音,足可慰藉平生。

苜蓿滩,在阔绰的风物和时空里被苜蓿拖进梦幻。绝壁林海、白练泻山涧、九曲十八弯、水漫苜蓿、苜蓿滩梁、民族包、风情阁、梅花鹿苑------昭示着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的纵横。

沙滩森林公园,一个绿色的世界,一片生命的净土,续写着舟曲醉美的诗句。


峰迭古城,时光深处的磨砺

在时光深处磨砺的古城,踏着诗歌与编年史的平仄,发芽了一朵安身立命的词语,坐等枯木逢春。

远古的风,提着云朵而来。峰迭古城,是否依然是舟曲的军事要塞,已无关紧要。要紧的是,它催开了甘南的千万盏月色,在甘南风雨如磐的日子里,可以有所依傍。

很想,以平和的心态,漫步峰迭古城。从古城里长出来的意象,譬如那些古遗址、古墓葬、古城堡、釉陶罐及绳纹瓦片灯,正一点一点苏醒。曾经的智慧,悠悠而来,深入舟曲的梦境。浮云读不懂舟曲的心事,唯有流水,在不断地冲洗着舟曲的喧嚣。

褪掉身上的一袭风尘,我听见了舟曲的谈笑声,看见了商人来来往往的背影。舟曲,张开用时光磨砺的肩膀,正朝向风和日丽的成长。


舟曲泥石流纪念馆,抵达理性的涡旋

声光电,可以刺穿日子,重现真实场景。

从山体的一个口子,抑或一棵草的颤栗开始,泥石流,漫延着血红的舌头,一寸寸,不,一米米地吞噬着一切。

冰冻的尖叫,仓皇的啼哭,搅乱了天地的秩序,恍若是舟曲的心脏,一瞬间,就被击穿。

这样的时刻,整个舟曲大雨滂沱,整个甘南大雨滂沱,整个中国大雨滂沱。

夺取抢险救援的胜利!党中央、国务院,朝着舟曲的方向,大手一挥。

抢险队伍从四面八方紧急向甘南舟曲县集结,一场抗击灾难的战斗打响了。

永恒就在这里,伟大就在这里。中华民族万众一心、共克时艰的坚强意志聚合在舟曲,用一首最完美的战歌,谱写了舟曲在2010年生命的轨迹。

蓝天,依然是那么肃穆;阳光,依然是那么慈和;流水,依然是那么澄净;树木,依然是那么安详。

一切,雅美,圣洁,醉人醉心。

在舟曲泥石流纪念馆,我不能不把惊险表达清楚,不能不把爱和崇敬写尽。


做舟曲蓝天下的一只雄鹰

现在,我要开始抒情。舟曲的万物都纳于视野,被传统和现代豢养的美好,丝丝浇入每根神经。

湿漉漉的风中,有甘南的体温和淡淡的体香,我仿佛看见舟曲走出春阁,把满地的旖旎踩在裙底下,将我所有的爱招安。

如此,我必须动用所有的唐诗宋词,像碑林的墨迹,千年万载压住一唱三叹的流水,直至地老天荒。

目光,随风奔涌起来。蓝天下的热土,以灵魂的绽放倾覆了远古的黄昏。请让我以最轻盈的羽翅,在东山转灯节、巴寨朝水节、博峪采花节、天干吉祥节、坪定跑马节等民俗节庆活动中,扇动着诗意的交响。

如果可能,我更愿意就这样一直翩跹下去,任眼眸里倒映一座甘南绝版的蓝天。


  作者简介:温勇智,笔名温颖,作品散见《星星》、《清明》、《上海诗人》、《诗刊》、《文学港》等,先后获云南方块诗歌、新疆“塔里木河”杯、湖南叶紫杯、陕西“太白杯”、河北首届曹操杯等14个全国征文一等奖及甘肃第六届全国散文诗大赛、河南鹤壁诗赛、《星星》宝箴寨诗赛、福建妈祖征文、上海禾泽都林征文、北京“门头沟”全国征文、中国诗歌网“新时代歌咏”等省级以上征文奖两百余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