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高原的情怀

来源:雅语清吟诉流弦  发布日期:2018-12-19 09:45  浏览次数:1739

高原的情怀

张首滨



小寺 

淳朴虔敬的小寺,面对雪山吟哦着经文。

有叫羊的羊拾起地上的花朵,留有余香在唇。鹰翅上挂着的,与牛驮着的事一样有道理。蓝天拿着云朵轻轻擦拭着,村庄合体的衣服的领袖。 

入静的石头除了硬朗,还在做着某种信念的坚守,寸步不移高原也不腐化,偎依在民歌宽厚的怀里。去年缭绕不散的香火,领着今年的香火往高处攀升。端坐着路口上等侯人的人,打个小盹也不要紧,在体内的灯盏,虽如豆,却不会远离或丢失,这叫诚实的信仰,风对此从不妄言。 

雪覆盖着雪多厚也不沉重,只叫做白上加白。

耀眼处在高高的山顶,仰望不是从眼睛开始的,是从心开始的,雪山是谁安稳地放在这里?不大不小,位置也正好。东南方有祥瑞,一座被阳光镀亮的小寺,早就知道。


秋天的甘南

白云在高原上,我在甘南。

天蓝、风清,几页金色的叶子飘来,不知是不是民歌的,但我知道这是秋天,是甘南的秋天。 

空中飘溢着好闻的藏香,与地上青稞的黄在一张画布上,无限地灿烂。我与行走在山峰上的太阳,温暖地问答。一只从轶闻中走来的风,在欢快地翻动着经幡,没有谁在此处会忧伤。  

这时一个腰缠清风的男人,在豪放地歌唱,周围涌现着耀眼的光芒。他说他在路上,快乐在路上,幸福也在路上。他舞动着云彩,牦牛群浩浩荡荡,整齐得像一系列日子,紧紧地跟在后面。 

尘埃矮于每一朵格桑花。

我头上有白云,心上也有白云,住在高处的寺院,怀揣着清静与吉祥,对此我内心激动,泪花闪烁:什么是香巴拉,什么叫天堂? 

我只知道甘南,秋天醉美在甘南。


藏乡江南

在藏乡江南的舟曲,月光涂在墙上,风挂在经幡上,香火掏出的轻烟缠绕在牧歌上。 

喝下一碗酥油茶,怀里开始生情。一把芬芳的花瓣,从天上散落下来,人们说是歌。这里的歌从不愿到外面去,喜欢围绕着山转,以纯朴拒绝俗世的喧嚣和尘的灰暗。 

在藏乡江南的舟曲,冬季感觉不到寒冷,孤独也感觉不到寂寞。喇嘛的诵经声,会一缕一缕地围拢过来,有光亮,十分地温馨。 

这里是人间仙境,穿着藏袍的虔诚,不大不小坐在草地上,愉悦而稳当——仰看高耸的拉尕山,享受着内心里的平坦。


日 子

日子不都是白加黑,彩色的河山轻轻地放在胸里,小寺双手合十,关上山门,尘埃就进不来。 

一碗油灯盛着世间的光明,照到哪里哪里亮。鸟飞到雪山的高度,去寻找呢喃。放生的池塘,轻轻涌现善良的波纹,有鱼说:甚悦目。 

歌谣领来的花香在枝条上呈滴状,钟声栖落在远去的马背上。蓝的天空宽广高远,有内容的云朵下来,慰问民间的果实。  

通天的路径,两边青草葳蕤丛生,与在这里乡间的小道没什么两样,都有逶迤。逶迤,是对曲折的另一种说法,道路最终的走向还是美满。 

我从来不到梦里去说话,面见一次小寺,如欣赏一颗有生命的果核。结实方正的砖瓦,围拢着一颗温软的香火。嗡嘛尼叭咪吽,风在愉悦地翻读着经幡。  


这雪什么也不像,就是雪。

在崇峻的山上有一也有二,降落着,很轻。怀里抱一个色彩是白的,侧看也是白的。 

山上有神,神有光,神就把光给了这雪。

这雪本来就白,更白了;白得不只洁净,还耀目,山下的人仰望着,有些事更加透彻。 

拜山看着是一个仪式,其实不是。

虔诚是有这雪厚薄有道的铺垫,有这雪无量光的照耀,有这温热的情怀,香火才会袅袅不息。  

山的心思,云的去处,

风的来意,天的辽远。

表达得明亮,真诚,围绕在这雪山身边的村落,一千年了,古老了,习俗厚了,也没有暗淡。 

这雪在山上看着坚硬,其实内心很柔软。

我们怀揣着一个深厚的情结,终生崇敬,成为信徒,就是因为它一直拒绝着世俗的融化。


青稞酒

青稞酒,为何这么清澈,这么热辣。我为生命焦渴而饮,心田得到滋润,深处汹涌起一股澎拜的热潮,红晕到头顶。 

青稞酒这神的宠物,这驱逐邪恶与阴暗的炽热火焰,在我苦难中散发着热力和馨香,在我孤独时给予充实和慰藉,我怎能不纵情地为之打开胸怀。 

属于水又浓于水的青稞酒,喧响在岁月深处,一度灌溉着我深沉的爱情和颤抖的根须,使我想起无数英雄豪杰,骑马跨越雪域的寒冷,走在经声飘荡的辽阔中,走上玛尼石垒砌的高度,演义着慷慨的铁与血。 

青稞酒,这种来自信仰境界的汁液,几多悲怆几多歌,我怎能不把它举上崇敬的位置?在一坛超然于物外的透明中,天地苍茫之间,我深刻地体味着:一种火焰内部的销魂和纯净。 


雪 山

我每天走在这条路上,放牧着羊群和云朵,这不是浪漫,现实的草木就彩绘在路的两边。有人从这条路上走去不见回来,天空又多了一颗星;也有雪从山顶下来不见踪迹,田园里又开了一片花。 

我从不用手捂着蜡烛去上路,这里的风不会吹灭烛光,需要遮挡的那点儿人间的隐私,在民俗那里已遮挡了。而我需要的广大的慈悲,是在一棵树的清凉中得来,那棵树枝繁叶茂叫菩提树,它从不接受狂言妄语,也不收藏嗜血的锋利。 

当雪山白得耀眼的时候,我即会前去朝拜,用我那颗会生芽也会禅意,喜欢安寂古莲子一样的心,祭献给它那崇高的皎洁。我这样做不为什么,只因雪山让我知道了我的命,小有多小,大有多大;只因我现世安康幸福,所以愿在雪山的佑护里,下一辈子转世还来这里做人。


诗文作者:张首滨,居北海。作品散见于《诗刊》《大家》《诗选刊》《中国作家》《人民文学》《青年文学》《十月》《山花》《汉诗》《星星》等重点报刊,并获得过官方文学奖多次,1993年出版个人诗集《孤独的声音》(安徽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