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甘南,桃花上绽放的舟曲

来源:雅语清吟诉流弦  发布日期:2018-11-26 09:37  浏览次数:843

甘南,桃花上绽放的舟曲


姜  华



舟 曲 辞


天地苍茫,风吹草飞。

甘南舟曲,西部天堂。

神性之光,普照如画舟曲。白龙圣水,惠润一方山河。

舟曲,一块曾经被花儿、沙棘、美酒和诗歌抬高的地理,散发出青铜气味。几千年来,默默地吸呐着西域的风、甘南的雨,走过风生水起的四季,卓然而立。

岁月没有老去,季节亦然鲜活。

一块藏地的表情、民俗、方言和上善,被青藏高原上陡峭的风,经年吹拂。

这块绿色覆盖的土地,万物生长。牛羊在草地欢快地奔跑,青稞在原野排成方阵,雁鸣带来丰沛的雨水,更有一江两河在前方领航。地上水下,隐藏了多少惊喜。那些无处不在的美酒,早已说破了天机。

河谷经年行走的风,把岷山上花儿,吹红又吹绿。

那些史前酿酒的金属、陶器,发出铮亮光芒,照耀着一条闪光之路。那些临水而居,白龙江边取水的女子,注定有一位是我今生的贵人。

一个地名,早已被历史滤尽了泥沙和风流,载入史册。一张甘南名片,已经浮出水面。

青稞铺满了田野,格桑花遍地绽放,江水在静静流淌。美景如画。

舟曲,奇掘山水,有若神授。



行走的青稞


佛经里的青稞,长在白云上。

藏历八月,满山遍野的青稞,地毡一样,正在被风反复练习翻卷。

天空高远,一朵白云正在向西行走,如神迹。

在甘南舟曲,一枚壮年青稞为我导航。

秋天,我从陕南出发,一路向西,去寻找一个叫陇上桃花园的地方。

西北风吹来酒香,一个叫舟曲的地方,让我停下脚步。

那些青稞排列的方阵,迈着正步走过来,个个怀揣酒令。

白龙江尖叫着扑过来,伸出双手抱紧我。           

牛角琴有些疯狂,篝火飞上苍穹,陇上桃花园的月亮彻夜不眠。

那些跳锅庄的藏家妹子,哪一位是我前世的情人?

在舟曲,那些无处不在的花香,被风从远处搬来。

今晚,在舟曲,我不可能还有另外的主张。暂时放下人生的烦忧、苦难和无奈,把自己放逐在酒中,半圆半缺,半醉半醒。

半个月亮升起来,满天的星子瞅着我,我的灵魂在飞翔。

我又醉了,今夜在甘南大地,在陇上桃花园。



最 记 忆


曲水回环,亦能行舟。

今生走过的路太长,大多都已淡忘。

记忆里,还没有一个地方像舟曲,让人如此留恋,纠结。

一块土地,一座城,一群人,怀抱阳光、青草和花香。 

这难道是上苍的点化、或藏地隐喻。 

在甘南舟曲,一座圣城,高到让人仰望。雾岚起落处,惊现西部的天地大美。

人与自然、上善一起生长。白龙江、拱坝河、博峪河浪花里,溅起多少惊喜。

白云深处,还有多少声音在奔跑、呼唤。

我还在寻找。

无法相信,甘南还有这样一处天堂。

当年的偏僻之地,被一条丝绸系牢。多民族汇集的智慧,突破了秦岭瓶颈。

那些在白云上奔跑的村庄、牛羊和雄鹰,天堂一样,让人神往。

一个名词,让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一次又一次,抬起头来。

舟曲,像一块重金属,楔进了我的骨头里。

今生或来世。



罐罐儿酒香


山水起舞,酒香遍地。

罐罐儿酒,酒杯里的西部疆域。

打开中国近代史,便有浓郁的酒香,从甘南扉页中涌出,同江山、美人、社稷一起,让我的书案上,一片汪洋。

关于藏酒的详细记载,追问到一个民族高贵的品质。

在甘南,酒往往是一件利器,赏罚皆胜于修辞。它于痛苦时暴动,快乐时飞翔。

酒精遭遇烈火,难道还有比燃烧更充分的理由。

这些罐罐儿酒,经年行走江湖,酒杯中,有辽阔的西部在摇晃。

我有些不胜酒力。

这个秋夜,我怀揣一坛罐罐儿酒,二两诗歌和一万种济世良方,穿越前朝风月,返回秦。

天空银河闪烁,流星若神迹,给我指路。

明月高悬,舟曲酿造的那些故交,正一个个从白龙江中出走,隐身苍茫江湖。

遗下青铜,火种,陶器,盐巴,和一地酒香。



桃  花  开


舟曲三月,花开甘南。

舒展、奔放的朵迪舞曲,在高山峡谷间穿行、弥漫。

我曾经发现,不论多么贫脊的土地,都能养育顽強的信仰,和生命。

那些漫山遍野的桃花,竟然使一块藏地如此灿烂。

把生命的精彩高举,顽强、内敛,还有些悲壮。

在舟曲,在雨水和阳光力不能及的地方,有成片的桃花展开翅膀。

一块曾经偏僻的地理版图,有歌声在那里世代歌唱。

比自然还顽强的是生灵,比万物还缄默的是土地。

农历五月,盛装采花节上,抢水、采花、祝福精彩纷呈。来自民间的合声,如天籁之音。

我们的欲望、欢乐和忧伤,被花儿一层层履盖,又打开。



一路向西


甘肃南部,甘南东南。

辽阔的草原上,沿着石貂、羚牛和白唇鹿的智慧、图腾,叫声和气味寻找。

一个叫舟曲的名字,从云图里现身出来。

在这个高原骚动的季节,一条丝绸导航,引我进入甘南。

这是块红色而古老的土地。故乡和方言,正在远去,眼前的风景,让人惊叹。

这里的一山一水,动物植物,都在追逐我的生命极限。

我曾经自豪是西部人,可是今天,在舟曲逼人的气息里,我的自信荡然无存。

从陕南出发,我仍然在寻找捷径。

向西、向西,一路向西。

直到自己变舟曲的一片云,一棵草,一树花,一片雪。

然后溶化,或凝固。


诗文作者:姜华,笔名江南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旬阳县作家协会主席。首届“十佳网络诗人”,“中国新诗百年”全球最具活力华语诗人,香港《文学月报》封面人物。陕西省首届年度文学奖、中国天津诗歌节头奖、第四届(2015—2016)中国当代诗歌创作奖、解放军文艺.诗刊建军90周年征文二等奖、第13届全运会征文金奖、2014年度星星?中国散文诗大奖、第二届加拿大国际大雅风文学奖、民间鲁迅诗奖银奖获得者。在《人民日报》《文艺报》《诗刊》《北京文学》《中国诗人》《上海诗人》《天津诗人》《中国诗歌》《诗选刊》《作品》《飞天》《延河》《天津文学》《草原》《四川文学》《重庆文学》《安徽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诗歌报》《星星》、诗刊《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北方作家》《西北军事文学》《中国铁路文艺》《绿风》诗刊、《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歌2000余件。获奖100余次,作品被收入《中国诗歌排行榜》等120余种专集出版。已出版诗集《生命密码》等六部。主编《太极城文化旅游》《太极城文化研究》《旬阳作家》《秦巴明珠生态安康》(旬阳卷)等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