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在甘南,做一个清澈见底的人

来源:雅语清吟诉流弦  发布日期:2018-11-15 09:49  浏览次数:1214

我愿做甘南的一棵草


1

 

甘南的草,很有灵性。

只要一着地,那些有翅的草籽,便可以像格桑花一样,绽放在桑科草原的每一个角落。

牵引着朝圣的脚步,沉入拉卜楞寺佛乐的庄重里,闻八瓣格桑花的馨香,返璞归真。

让心灵得到净化。

让喧嚣归于平静。

 

2

 

雪域的草,很有禅意。

贴近它根部,便可听到禅寺里梦幻的钟声,叫醒西梅朵合塘的晨曦,同格萨尔王一起在神仙喜爱的地方,牧放牛羊。

雨中坐禅。

把一道神祗附在迭山石门的身影上,降妖除魔,默念咒语附石,驱魔除障,庇佑一只虫蚁一棵树。

 

3

 

我愿做青藏腹地的一棵草,只要有一滴雨露,就可以养育着马群、牛群、羊群,抖动着健硕的肌肉,在苍翠的光影里,闪着民歌的光亮。

闪着劳作的身影,与深情的土地做一次真诚的对白。

不去叙说时光清浅。

不去叙说陌上花开。

不去打探雪域的秘密。

只以一根草的姿态傲立,用草色的血,晕染我的藏胞五谷丰登,幸福安康。

 

4

 

我愿做首曲黄河边上的一棵草,只要有一滴雨露,就可以养育一座高原,一座巍峨的高原——

我肉身贴近的甘南,一个由酥油、糌粑、藏包、奶茶、达玛花合成的世界。

养育桑科草原的姓氏和血脉,在经幡摇曳的拉卜楞寺,把藏乡的方言化成六字真言,煨着草原的吉祥,和大美雪域的新梦。



拉尕山:赴一场心灵的祭祀


从黄河首曲出发,赴一场心灵的祭祀。

蛇路上,张臂飞奔,拥博峪的云海入怀。

拥卓玛们唱起的敬酒歌入怀。

喝下青稞酒的热烈,暖和藏胞先民们对大自然的敬畏和渴望护佑的心态。

衍生着拉尕福地生生不息的辛劳和才气,写意吉祥安康。

衍生着擦肩而过的达玛花香,祈福在云顶。

 

神性的风,在篝火堆上跳跃。

跳跃着欢快的锅庄,心手相连。

一起把纯洁的夙愿,点燃在白龙江两岸藏族青年男女虔诚的祭祀上,朝拜宝协地的神山。

插箭、焚香、化帛……

带着拉尕山人的英武、靓丽、歌喉和才智,在摆阵舞和佐瑞舞的玄幻里,宣誓出征。

 

摆阵的诵词,铿锵而隽永。

自我壮威的辞藻,诵咏藏胞们的英勇强大,和坚如神山磐石的意志,换来舟曲的一片祥和,一派气定神闲。

我一再降低身段,贴近拉尕山的胸膛,体味神山圣水的远古遗风,诉说着一段历史渊源,描摹藏民族崇尚英武的精神风貌。

我曾经的自卑或自大,都在这神性的火焰里,化为灰烬。



舟曲:曲纱飘落的地方


在松柏枝焚起的霭蔼烟雾里,苯佛同生,人与自然做一次的对话——

献酒洒浆,跪拜叩首,添嘛呢箭杆,拜祭山神。

一道时光神谕,惠泽万千物种。

娱神与娱人之间,博大而深邃的慈爱,把心灵净化。

 

无论是祈愿祝福,还是庆贺丰收,我都同我的藏胞们在山峻水奇的巴寨沟“昂让”雪山,舀一泓“曲纱”圣水,疗治岁月的沉珂暗疾。

听仙女与巴卡的传说,崇尚坚贞不渝的爱情,在煨桑、颂经、祭酒、祈祷的烟火里,感受时光的静好,巴寨沟的绚烂、恬静。

 

我的情感开始飙升。

飙升在飞瀑流泉之下,用煨桑祈祷的梵音,企盼来年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与藏家姐妹们手拉着手,心连着心,跳起“乐乐舞”,诵咏自由和幸福。

与藏家兄弟们持长矛、列长队,摆“龙阵”,亮开嗓子,喊出一个民族的粗犷与豪放、率性与豁达。

喊出一泓“曲纱”圣水,挥洒的神性。



舟曲:一只劫后重生的凤凰


那曲悲壮的生命凯歌,穿过八年的时光隧道。

那只劫后重生的凤凰,修复好受伤的翅膀,带来一缕温馨的风,拂过泥石流肆虐后的山谷,处处锦瑟。

拂过牛羊的身躯,欢快的蹄声,踏出了草原的安详。

拂过曾经沦陷的村庄,一首朴素而明亮的牧歌,飘过雪山,飘过草原,飘过错落有致的楼宇,用流利的线条,明快的色彩,勾勒出独具特色的藏乡风情,唱出了新时代的欢悦。

 

佝偻的脊梁,日渐隆起。

一双双刚强的手臂,挽起黄河首曲的水,滋养着素洁的炊烟,馥郁着欢快的牛羊。

拉尕山的朵迪舞,跳出拉尕山人的追慕和向往。

心手相连的锅庄,跳成一枚枚燃烧的动词,点燃舟曲的沉寂。

点燃打马而来的蹄声,穿透阵痛。

穿透天崩地裂的恐惧和撕心欲裂的痛,与漫舞的蜂蝶,一起在采花节滚滚的人潮里,用深沉的方言,倒叙诗和远方。

 

舟曲,注定有一次劫后重生。

注定磅礴的泪水,已化为白龙江的水,淘洗出天空的湛蓝、草木的苍翠、湖水的清澄。

淘洗出一纸佛音,洗净内心的浮躁和尘世的苦厄。



我决定,做一个清澈见底的人


很想借神来之笔,画一片舟曲的天空,让转经筒转出的童话,穿过拉卜楞寺禅定的目光,与叩长头的老阿妈一起,把一颗干净的心交出去,踏平心中的平仄。

踏平的山,是袈裟扬起的禅意,拂却世间的愁苦。

踏平的水,是朝水节上飘落的曲纱圣水,像上苍恩赐的甘露,润泽白龙江两岸纵横捭阖的油菜花田,用不倒的金黄,刻下阳光的弧度,与藏胞一起享受生活的暖意。润泽梨花的白、桃花的红,漾起一缕香风,抚摸甘南福地。

 

我的灵魂,静静地行走。

穿过大峪沟的腹腔,站在白龙江的碧波上,把高山草场、原始森林、低山草甸拥入怀抱,把曲折有致、澄碧甘甜、四季丰沛的白龙江水拥入怀抱,做一个真正的王者,在妙趣横生、自然天成的世界里,享受一下王的爽性。

 

看白云般的羊群,在层叠的峰峦间行走,把修仙的感觉传递给虔诚膜拜的人群。

聆听森林的涛声,把哈达的寓意,传递给每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让他们和我的藏族兄弟们一道,在通向天堂的道路上,拾掇起一只山鹰啼叫的欢快。

我决定,在甘南,在白龙江,做一个清澈透底的人,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日月星辰,交给我的香巴拉,我的甘南。


诗文作者:封期任,男,贵州省贞丰县人,贵州省作协会员,有作品千余篇(首)散见于《诗刊》《星星》《散文诗》《诗歌月刊》《诗潮》我《绿风》《山东文学》《贵州日报》等多家报刊。著有诗集《苦楝花开》、散文诗集《舞蹈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