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遇见舟曲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8-10-06 14:42  浏览次数:463

遇见舟曲

郑立/重庆武隆


 


初识白龙江


      


       低头听水,有血液的沉静。


       仰头望山,有心音的宁谧。


       风,总迟我一步膜拜水;云,总慢我一拍抵达山。


       来自雪线的鹰的长嘀,在泥沙的曲谱上,日夜兼程。


       淙淙水声,有清澈的明眸。风听不见,云看不见,在深峡低处,最干净的部分,血色浑黄,泪光清冽。


       在我的眼睛里,山比天高,水比峡深,心比鹰远。灵动的心情,是远在云朵之上的湛蓝。


       炫在人间的浑黄,炫在人心的清冽,是白龙江的真,是舟曲的真。


       源于至善之境,流在至爱之域。

  


花冠上的村庄


       这里的石头,如此的温顺。


       各皂坝村,石头以和悦的亮色编织着花冠。


       岭坝村,石头说出坦荡的内心和光芒的名姓。


       在石头的默契,在鸟雀的脆鸣,有生态天然的神性。


       在花草的耳语,在树木的婆娑,有赏心悦目的自在。


       土桥子村醉入了一个花季,拂拭着葡萄庄园的酒香。那些花蔓不拘的葡萄,簇拥着绿色的幸福,花开舟曲。


       花冠上的村庄。一根生态的金杖,还原我梦幻的时光。


                    


峰迭古城


    

       城迹犹存,音讯不在。


       一棵葱翠的大树掩过残墙,古城陷入历史的一隅。    


       我的猜想里,竟有夯筑的节奏,竟有箭簇的呼啸。


       一个釉陶就是一座江山,一枚铜印就是一个故国。


       时间,在布纹瓦片上结疤,干硬的砂石作了旁证。


       我羡慕长在低处的野草,让一座早已消隐的古城没了太多太沉的梦。


       我嫉妒卷过残墙的野风,让一座渴望归来的古城有了太难太苦的痛。


       白龙江伏吟在我的近处,一片花椒树挂满了浅红的籽粒。


 

曲纱圣水


 

       昂让山,曲纱圣水。


       一遍又一遍记诵这温情的名字,我有了思亲的感觉。


       泉雾若纱,声若琴弦,在我血里飞动。


       艳装藏女,盛装藏男,在水光中穿行。


       阳光盈润在柏叶的清香,水花幻化在六字的真言。


       阿让山的瀑泉是山神的恩赐,端午节的朝拜是人心的虔敬。


       挨次沿壁转行的人,求得了一生的安定,有了谋福众生的隐忍。


       触摸苔藓黑的石头,轻抚铁锈红的石头,在恩赐与虔敬之间,我捡拾一粒热望的种子。


    

       作者简介:郑立,男,60后,重庆市武隆区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星星诗刊》《散文诗》《诗歌月刊》《散文诗世界》等,与人合著散文诗集《等一个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