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舟曲散歌——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优秀作品展播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8-09-21 16:49  浏览次数:997

推荐词: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从今年3至5月,历时两个多月,面向社会各界广泛征稿,收到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作者的4000余篇作品,采取隐名编号的形式,经过初评、复评,由全国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编辑组成评委会,最后评定出金奖1个、银奖2个、铜奖3个及优秀奖20 个。


舟曲散歌

杨剑文


序歌

在舟曲,头戴“仲厦”之帽的说唱艺人唱出:

“天神之子格萨尔王射出的神箭,还在舟曲的天空中飞着……”

那时,阳光正好,说唱艺人头上戴着的“仲厦”之帽上的玛瑙、珊瑚、玉石、珍珠一起闪现出江河湖海的波光。

久远而神秘的光,飘散开来……


第一天,太阳升起时,说唱艺人净手、焚香,开始说唱,他没有打开他的手抄唱本,他半闭上他的眼睛唱到:

酒,身体内燃烧的火;酒,身体内流淌的河……闻到酒香,天神之子格萨尔王的神箭就会降落下来……


箭头去了哪里?箭羽去了哪里?只剩下一根闪耀着绿光的竹竿,是为了饱吸甘醇的罐罐酒吗?一定是吧!

大地之上,青稞熟了,带着太阳的光泽;

高粱熟了,带着火焰的表情;

小麦熟了,带着土地的颜色……

它们是太阳、火焰和土地的使者吗?种这些庄稼的舟曲汉子,等待着庄稼成熟,再用这些庄稼去酿造罐罐酒……仿若,静穆的寺庙等待着经卷,痴情的目光等待着火焰。

青稞、高粱、小麦,在铁锅中炒出金子的光彩,加入清澈的山泉,让粮食隔着铁锅与火对谈,谈什么?谈多久?都将告诉后来的醩酒泥。最后,一切都会告诉时间!

罐罐酒酿成之日,夕阳中有了奇幻的色彩。


天地神韵,万物气息,无止无休的时间,都在酒缸中打坐。

敬天。敬地。敬神。也敬人。

之后,酒和火都是属于男人和女人的……火炉加热,酒罐加热,竹竿探入酒罐,畅饮。

飞将军李广西征时可饮?神机妙算的诸葛亮点兵时可饮?遥想姜维用罐罐酒冲洗丈八长矛之上的征尘,万千目光用一杯酒点亮千里长路……

窗外,雪花是下凡的云朵。

屋内,酒是历史之河的支流,拐着激情飞扬的十八弯,

白龙江、拱坝河、博峪河,就是天地酿造的一坛酒,浪花吼唱着藏与羌的高歌……

那么,与酒有关的豪情文字,最后都是要献给神和回忆的……


第二天,说唱艺人在飞鸟不断掠过的山涧边唱出:

大地脱去雪的披风,想要听到美妙的音乐、深情的花儿……


口弦琴里藏着春色。一个颤音抖落。

神箭变幻为口弦琴,山水微缩于上,花鸟复制于上,五彩丝线缠绕于上,芳唇轻启,琴声悠悠。

眼前出现你的影子……琴声过后,花儿过后,月亮掉在你的脚印陷出的深井里,耳畔依旧绕响着舟曲花儿:

炊烟飘散,心思飘散,

你骨头里的芳香走来,

我血液里的火焰烧起……

琴声中还藏着什么?是落雪的军营外的思念?是边塞铁衣之上的幽怨?凉凉,冷冷,带着兵刃蘸着月辉磨出的暗光……后来,口弦琴中就有:花开的声音,鸟飞的表情,白龙江在夕阳中为大地挂出闪耀的绶带……

夕阳红了,尕妹妹的脸红了,尕哥哥的马儿为什么没有快过夜色中的鸟……

饮一口罐罐儿茶润喉,就着峰迭新区的霓虹,再弹奏一曲新时代的畅想与梦幻,这块土地上一直在说:格桑花开了,幸福就来了。


第三天,夜色降临,说唱艺人还在说唱着大地上的故事:

谁知道王的神箭飞了多久?飞了多远?谁知道王的神箭变幻过什么?还会变幻出什么?


现在,王的神箭变幻为一支笔,是书写“曲纱”传奇的笔,细瘦的笔写出一些词语:煨桑、对歌、喊瀑、赐酒、祝福、欢歌、狂舞……

也写出:一条江水可以温柔宁静地流淌,可以急促湍急地流淌,也写出:水的性格,水的哲学,水的长篇传记!

河。江。是天地自带墨水的大笔!

拱坝河、白龙江、博峪河,或顺流而下,或逆流回溯,都暗含着乾坤豪迈的笔锋,文字纯粹,文章纯净,

如你的目光。

或远望。或俯瞰。大海沟、大峡沟、龙王沟,仿若等待存放巨笔的盒奁……夏夜里的虫子,叫的正欢,它们在向星星诉说大地的简史。 

哪支笔会记下这些音符?

哪支笔会去临摹石门沟摩崖石刻上的笔画?

神箭变幻的笔,可以写出“珠玛多地”的盛况,可以写出“东山转灯”的狂欢,也可以写出城市崛起中升起的幽幽蓝光……

光幽幽,虹灼灼,打通土地之中久远的憧憬与梦幻。


第四天,说唱艺人嘴角跌落下来的词语与雨滴一起敲击着秋天的原野,他半闭着双眼,说出人们未知的故事:

王的神箭带着王的体温,已变幻为一根催马快跑的马鞭……


舟曲大地铺展开一页大纸,任由骏马的蹄印去书、去写、去描、去绘、去画。

舟曲的马有闪电的光芒。

听,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这众马的蹄是在敲打一封加急加密的电文,发给谁?发给天?发给地?还是发给四方众神?

电文之上写着:保佑青苗快长,保佑青稞快熟,保佑高粱快红,保佑慈善的生命都有白龙江的长度……

嗒嗒!嗒嗒!赛马节上,神鞭在催着骏马的四蹄……马的四蹄是四支大笔,马的脊梁上暗藏着飞翔的翅膀,

黑马与白马争抢着太阳的光泽;黄马与红马挥蹄画着彩虹的路途;灰马与棕马比着脊梁上的瀑布的落差与流量;

百马飞驰,千马飞驰,万马飞驰……马是舟曲射向幸福的箭簇。

神鹰俯瞰,一群马奔跑进一条大河,

蝴蝶注视,一条河奔流如万匹骏马,

白龙江,千万匹马的河!嗅到了万马的汗味,有时光的急促与浩荡!

等一切静止,大地归于平静,尘土归于平静,土地之上显现出一片星空的图案,那马蹄之印都在闪现着星辰的光泽……这是舟曲大地上的星象。

跑马节跑马。转灯节转灯。朝水节朝水。舟曲的节日如春日的花瓣,依次打开繁盛与丰饶。

马跑过之后,佛语沉寂。心灵沉寂。田野等待着时间如奔马而过……


第五天,阳光正好。说唱艺人不仅说唱过去的事情,也说唱现在与未来的事情:

天神之子射出的神箭还在飞,它如果要降落下来,一定会落在格桑花丛中……


格桑花,把月亮摔碎,然后拼出灯盏的模样,高擎起来,

纹党、当归、红芪、大黄、柴胡、天麻从土地中冒出来,像一群温顺的羊放牧在土地之上,药香如雾飞升……

格桑花凝着谁的微笑?

沙棘花藏着谁的血液中的火焰?

格桑花目送茶马古道,运走一些芳香的树叶,再运来一些神奇的树叶……树叶是无需翻译的书信,花朵是通关过隘的签章。

鬓角插花的人,站在石门沟栈道之上,石头挂着时光的包浆,让露珠借一朵花的幻影,密集地说出秋天的广阔。

花香,浓郁,沉醉。

锅花馍,花朵的写意。

罗罗舞,花朵的梦幻。朵迪舞,花朵的幻象。摆阵舞是一朵格桑花在风中的预演,说着安宁与喜悦……王的神箭掠过花丛,留下一种暗香作为缘分的索引。


第六天,说唱艺人以舞蹈作为传奇故事的序言。他有时也跳一些简单的舞蹈,但主要还是以说唱为主。现在,他又开始说唱他的故事:

拉尕山是埋葬太阳和父亲的山,圣水湖是栖落月亮和母亲的湖。


王的神箭飞在白龙江边停下来,喝一口白龙江的水;王的神箭飞在拉尕山前停下来,拜一拜拉尕山的雄伟。

神箭变幻为登山的竹杖,丈量山的高度,丈量山进入云层的道路,也丈量一个人与一座山的距离…… 

登临拉尕山看到:

一块巨石可以修炼出勇士的雄姿,一条古藤可以修炼为战袍的飘带,一棵古柏可以矗立为降魔的神杵。

远望,舟曲大地在晨光中,装订出梦幻的封面。

雾岚中的宾格寺院,三百年来仿佛一直都在为朝水节和瞻佛节做着准备……是否,那清幽的月亮也在等待着为你的到来照亮千里长路?

一支箭的射程就是一条路的原初模样,神奇的拉尕山,等待着一支神箭到来。圣水湖打开心事,积攒喜悦、祥和……准备向云朵借一个远方。

拉尕山沉默。如果圣水湖也沉默下来,那么裂腹鱼与条鳅就会用吐出的水泡与飞跃的身姿描述出一匹奔马、一条飞龙的雄姿与图腾……


第七天,说唱艺人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他要把所有的白天、所有的黑夜全部用语言和故事填满,他的故事多如白龙江边夏日里生长出来的芦苇,但是他依旧不紧不慢地说唱出:

神箭继续飞着,它变幻出一棵树的模样,它变幻出一根银梭的模样……


沿着山势仰望,巴寨沟有幽深的怀抱!

草甸在秋风里是一张铺展的黄牛皮,裸岩露出坚硬的骨骼,把风磨出光芒,冰雪端坐在山顶,把神秘罩上不散的光芒。

忽然想到:一座山就是一棵树。

然而,在沙滩森林,云杉、冷杉、华山松、桦栎、山杨,都有山的性格,高耸挺立,苍翠蓬勃,但已经老去千年时光……

忽然想到:树是扎入大地的碑石。活着。

树是敬天的大烛,是祈愿的高香,是问天的长号……也是茶马古道上等待铜铃声的幻影,

在众树的目光里,安详的动物都有各自的美梦,羊肚菌把一肚子心事铺在路口,沙棘想要扎破谁鼓鼓的口袋与秘语?树的气息与野果的清香混合着,诉说出大地皱纹里的传奇,

在峰迭古城、果者古堡、华年古城,总会有一棵树成为书写遗址编年史的笔,大地是一张揉皱又铺展的羊皮卷……

仰望。星空仿佛是万箭的靶心。一颗星。一支箭。也是一棵树的幻象。簇簇箭羽,闪耀光芒,王的神箭也要归于此吗?

神箭飞向亚哈。

小麦熟过的亚哈,荞麦随后就熟了,蚕豆数着无风的日子,亚哈寺院数着四百年时光里的虔诚男女……

王的神箭要回到王的宫殿里,要回到王的箭盒里,要回到王的马背上,要回到王的手指能触碰到的地方——亚哈!让睡梦沉醉的地方,倒映出天堂的奇幻。

天神格萨尔王的传奇在舟曲传唱,天神格萨尔王的神箭在舟曲上空飞着,它有千变万化的模样,但是它最终会变幻成为密织时间之布,又将穿透时间之布的那根银梭——时间在舟曲呈现出大河大海深流远行的浩瀚,只取一滴就可远渡……


尾曲

说唱艺人的唱词嘹亮而急促,如风、如雨、如马嘶鸣、如羊低咩,

“天神格萨尔王降临之前,他的神箭就在大地上空飞翔着……飞过四月杨树吐芽的早晨,飞过八月格桑花开的中午……”

“一枚羽毛落地,就是王的神箭。一缕炊烟升起,就是王的神箭。”

那时,说唱艺人半闭着双眼;那时,说唱艺人头上戴着的“仲厦”之帽上的玛瑙、玉石、珊瑚、珍珠一起闪现着江河湖海的波光。

神秘。祥和。波光飘散。舟曲在苍穹之下,仿若一叶小舟、仿若一个婴孩雏形的纯净模样……


作者简介:杨剑文, 1983年生于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曾在报刊发表多种文字,散文诗曾入选学生成长系列丛书《同步阅读文库?语文》、陕西省中小学生地方教材《可爱的榆林》《散文诗中国·21世纪十年经典》《流淌的声音——中国当代散文诗百家精品赏读》《中国散文诗百年经典》等书。曾获得多个征文奖项。个人创作简历入选《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辞典》。参加第十四届全国散文诗笔会。出版散文诗集《横山的春夏秋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