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在舟曲相遇野马群——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优秀作品展播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8-09-21 16:37  浏览次数:826

推荐词: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从今年3至5月,历时两个多月,面向社会各界广泛征稿,收到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作者的4000余篇作品,采取隐名编号的形式,经过初评、复评,由全国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编辑组成评委会,最后评定出金奖1个、银奖2个、铜奖3个及优秀奖20 个。


在舟曲相遇野马群

王了

1

羊皮鼓发出的声响趴在花儿的曲调里,赶赴舟曲。

雕花的窗贴着鸳鸯早已在历史的回声中古老了。我从巴蜀而来,方言的露水在草尖上摇曳着。

过去的颠簸,铺上了坦荡。

缝合在历史伤口上的消息,洒落丝路。盐和洋火,已经不稀缺了。

高音部分的路,虽然蜿蜒,但唐诗的意境足够我去抵御这凌冽的风。穿过我骨头的灯盏,陡然屹立。

野马群冲出重围。

惊呼,嚎叫,压低了天空。那么蓝,又那么深厚。苍穹之下,我的瞭望深沉而张弛有度。我胸口的奔腾,迅速高涨。


白龙江河谷,野马的嘶鸣

繁衍着历史。被泥石流打破沉默。花儿在古老的舟曲,飞翔。

河水凝固。当然野马的搏斗不仅仅在形式上,残骸收拢了语言的张狂。

野马是内敛的。夕阳浸染过的丛林散发着原始气息。只有野马群知道烽火的味道。

八方汇聚,深刻的石头披着喇嘛的肤色。坐在自叙的章节中,一个人在去舟曲的路上,也不是孤独的。

寒冷清洗过的气候,一定掩埋过悲伤。

那些鸟儿已经足够高。一声声鸣叫,洗涤之后,天空的蓝,愈来愈沉静。我也许就是一朵白云,穿行在甘南大地。一生不悔。


2

野马群交配。

一阕雄浑的发情,毛色优良。粗犷的甘南,绛红的呼吸,居于庙堂。一声声钟,绝不是打扰野马的繁衍。

花开在夜里,野马的姓氏有了历史的根源。

植被丰饶,舟曲就在我的眼前,那一年的伪装,块粗粒的石头,堆砌起来的森林,过度疲劳。是的,大地的嬗变,孕育了野马群的顽强。

风吹着车窗,又一曲花儿,在窗外尤为空旷。


四周寂静。一些难以名状的想法一闪而过。

树和村庄,山峦与河流都在沉睡。安然的样子很甜美。

只有野马身披神光,一匹,又一匹来到我的眼前。善良的目光,它不鄙视一切草木。河上的明月照着野马,那种静是发自内心的。也许其中一匹野马奔跑在丝路上,只是它的姓氏被后来的我,遗忘了。

马蹄声里酝酿的烽火,契合了历史。


3

进化之后的野马群,我一次次穿过消息。

我习惯了,以古老的方式,马匹运载思想,运载我在舟曲的浩荡。甘南的雪,浇灌了舟曲的魂。从一匹马到另一匹马之间创造人间美景。傲视孤独的花草,在野马群中。我来到花中,舟曲宽阔的想象,一排雄浑的树,枝叶繁茂。经幡下,铺设的经文,在钟声里经久不息。

血统高贵,还是贫贱,野马群都是不可回避的。

善良的阳光照耀着,毛色浸润之后,我血液的燃烧,有着不可低估的高度。胸襟仓远。此刻,野马群在一个少年的歌声里依旧不羁。也许我背负的酒,浓度到了一个男人化不开的千愁。

用火焰去浇灌。

围猎开始了。我的人间。甘南啊,这不是一个地域性的美。篝火闪着,花儿一个劲儿的开。酒啊,不是一杯,或者两杯。接受了日月的青稞酿造出来的甘南。舟曲是历史上的一枚纽扣,轻一点,解开,比我的想象更丰富。

雪白的甘南,红润的舟曲,透着野性。


4

这不是一个分居的部落,

野马群来过。人类酣畅的男人,生活着的地方。

经文里撰写下的秉性,不但强悍,而且雄壮。声线的长短就可以表明,烈性酒,创造的是历史。

再冷也不惧怕。

他们降伏了泥石流。


香火缭绕的寺院,我朝拜的心,匍匐下来,

我的身姿也是虔诚的。双手合十,驱赶内心的杂念。风可以再猛烈些,我活着的理由就更充分。

那些我要去战胜的怯弱,比起野马群,我真的是怯弱啊!

马在墙头,与历史构成的境遇,是我无法想象的。嘶鸣的意境承载着辽远与苍茫。

那些被陷害了的野兽,在人类我查找到了的遗骨。

野马和男人的相似,我错过了一场决斗。


5

狩猎的灵魂,今夜的野马群,

身居异乡,交织着历史底蕴。窗外的风拍打着窗棂。假寐的路,在山中,月光也来到了山中。横扫千年,舟曲啊,那个唱着花儿的女子,写下的诗句,端起一碗青稞酒,一饮而尽。红彤彤的脸啊,映照着今夜的旷野。山中的男子啊,听到了内心的澎湃了吗?

烈火升腾。

旷野也会盛下柔情。

推开心扉,舞蹈的夜色,多么皎洁。

男人的词曲,正在抽穗。茂密的青果,收割之后,旷野的空正好,我可以任凭豪情挥洒。静物中,以快速的抓拍,捕捉到一幅剪影。圆润的线条,透着雌性。山峦之间,我深埋的想象,再一次爆发。

之后的一片空白,我准备好了我的描述。

从头饰的婉转,到身段的悠扬,都是绿色的。

醒来了。舟曲。

花朵上的声响,从历史的垛口溢出来。寄居旷野,野马群相约而来。

包容的山水,一曲陇上桃花源备好了饱满。

底蕴里抽出歌声,神意缭绕。缓缓越过,山峦起伏。

我的河,裸露着月光。放弃我的愧疚。我必须骄傲地安睡。

垂柳来了,黑色的西装,比起羊皮袄子华丽,但不及舟曲真诚。零点一刻,想过三声的卵石,陡然醒来。是的,我从巴蜀而来,也许我们的血液的交融,会有更美妙的时光次第盛开。

一早的舟曲,炊烟里的星子,还没有熄灭。

闪着昨夜的流水,多么清澈。


6

我吻着——

修长的舟曲,烟火里的鸣叫,融汇着我的脚步。每一寸土地都是历史的呈现。我触及到体温,来自内心的饱满。

马蹄上的花香,沾在盛唐的裙摆上。走了千年,依然不散。

高速路运载着不同的方言。虽然发音的方式不同,但晨光的尺度已经表明了肤色的意义。一杯安静的早茶,习惯的水温,就已经预示了舟曲对这个世界的态度。

我爱着——

这舟曲预设的良辰美景,

一个女子与喇嘛擦肩而过,彼此的眼神道明了,舟曲的和谐。


居庙堂之高的树,婆娑。

一个上午我都在想象里朗诵茂盛。

我仰望着莲花,在顺时针的日头上,把利益舍去。也许这就是野马群出现的理由。野马群依然蓬勃。路上的圆润,气候交付于此,我读到了经卷中最理想的部分。舍去尘世的纷争,一个人把这个上午交给舟曲,就是幸福的。

老僧说,每个人都是一盏灯。

树冠上的蝉鸣,褪去了壳。


7

上午是很快的,一转眼,

走出寺庙的红颜,口语很薄。唇上的红,过了青春期。一闪念,她就在我的身边,和舟曲对视。

抿嘴一笑,在舟曲的路上再也无法逃避。

一个男子在画作里被感动。倾斜而来的洪流,吸收了这个世界上的花香,每一寸他都种植下他的望眼欲穿。在院子里最后一笔色彩中,他们修得正果。

之后,他们每一年都来到舟曲。

他说:“我可以摘一朵云给你。”

“我不要云,我只要蓝。”

他们在云和蓝之间讨论着。其实,云和蓝都是不可缺少的。


是的,野马群已经驯服了历史。

也终于在云和蓝中找到了野马群的线条愈来愈粗犷。

舟曲,躯干和四肢都赋予历史的使命,完美的造型表达着我的选择是历史的选择。


8

我来到舟曲,整整一个上午,

古木抱紧天空,一场纷飞的雨赶来道喜。怦然心动的一个上午,我不得不肃然起敬。望着流水,似乎听到了雪的燃烧。

雪是野马群交给舟曲的。

雪使野马有了灵魂。

此刻,我写舟曲,在散文诗中,愈来愈奔放和豪迈。棕色的马,黑色的马,白色的马,汇聚着豪迈。我从上午排列的气候里,多想一次风餐露宿,将我的星星揽在怀里。

是的,舟曲不分行的发展,一定有气贯长虹之势。也是晴朗是一个上午,我一气呵成。野马群不断在我脑海里沿着舟曲的山水奔腾。

陡峭,甚至张狂,如酒的烈性,一点就燃。

在散文诗中,舟曲在粗犷中透着就温柔,暗合了羊皮鼓低音部分。即便是灌木,荒野,都是那么人性。懂得烟火。

是的,舟曲摒弃了诗歌中的断裂和浮躁。在散文诗的绵延中找到了美的诠释。

连贯,浇筑。是一个时代与另一个时代的分水岭。

在舟曲相遇了野马群,锋芒里蕴含着波澜壮阔。磅礴的语境,林立。

我在舟曲放牧着我的灵魂。羊皮鼓和花儿的声腔是多么的融洽。


作者简介:本名王彦奎,笔名亚男,王了。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过作品集,作品先后被《读者》《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中国年度散文诗精选》等转载。获中国散文诗天马奖及《人民文学》《诗刊》《青年文学》征文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