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心向舟曲——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优秀作品展播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8-09-10 16:55  浏览次数:532

推荐词: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从今年3至5月,历时两个多月,面向社会各界广泛征稿,收到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作者的4000余篇作品,采取隐名编号的形式,经过初评、复评,由全国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编辑组成评委会,最后评定出金奖1个、银奖2个、铜奖3个及优秀奖20 个。


心向舟曲

若非


舟曲一夜

旅行者倾情夜色,乐于与明月对饮。舟曲的深夜里,我端起空酒杯,琉璃月光便沉潜进人生的内部。

高空飘渺,星辰散落宇宙的棋盘。

我就着夜风,饮明月的酒,与虚无对弈,与孤独对弈,与群山河流大地对弈,与风雨雷电草木对弈,与今夜的舟曲对弈……与自己对弈——每一颗星辰,都游移于我年轻的身体。

我选择矗立高楼,站立成一枚横批。四肢充当笔画,意图统领两座高楼,成就一对绝美的楹联——一句我赞美人生,一句我歌颂祖国。

我选择倾听大地,向远去的人默哀。泥土和流水相互为伍,煮成一锅乱糟糟的浆糊,被裹挟的我的亲人们,夜里的山川肃穆成碑,这广袤的天地,是你们的坟墓。

我选择沉思天地,对话自己与世界。我脑海流泻诗句,灵动的词汇与风共舞。我与舟曲辩争,有自己的渺小与博大,有自己的匮乏与丰盈,有自己的来路与未知。

……而万物甚美,舟曲躺于眼下,一切正好。

风声中我也听见经幡滚滚。诵经声从前世吹到了今生,所有悲欢、苦甜、散聚、死生……不过微风一缕,轻柔地拂过尘世。

远方的拉尕山,神是醒是睡?我不得知。

但近处的城市,芸芸众生,正以鼾声奏响俗世的夜曲。他们的鼾声单薄而又厚重,陈杂着人生酸甜苦辣与鸡毛蒜皮。

白龙江依旧奔涌,像一头兴奋的兽,昼夜不息,不知疲倦。它躺于舟曲的躯体内部,每一声喘息,都牵动着大地的神经。

今夜,山川河流,与高楼上的我,形成一种无言的观照——

我是静默的群山,绵延不绝,有一座誓死攀登的高峰;我是行走的河流,滔滔向前,有一个用一生去抵达的远方。


神仙喜爱的地方

神爱拉尕山,我也爱。

你看:绿铺展成一条柔软的绸缎;绵延的线条,绘出简略的乐谱;飞鸟在风的配乐中歌唱,一棵树随着一棵树情不自禁地伴舞……

在拉尕山,神已经静默心中。我也想,过一过神仙日子——

于是躺下来,大地的心跳,隐约述说温暖的故事;于是闭上眼,风声的内部,一个一个传说,就抚摸着耳膜……

在拉尕山的草地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身入缥缈,羽化登仙,于仙雾缭绕的拉尕山矗立高处,看见众生匍匐。

突然,一人抬起头来,指着我。

——看啊,那里有个神仙!


瀑布的面目

细碎的珍珠,从天而降,洒落人间。流水声有乐调的天性,把阳光折射成,音符的模样……

——在拉尕山,瀑布等候着我们。约好似的。

这高原上的瀑布,张开它变换莫测的面目。

哗——是一张藏人朴实的脸。

哗——是一个古老英雄的脸。

哗啦哗啦——分明是格萨尔王策马奔腾……

我们经过时,只听见哗啦一声,我们的脸,忽又呈现在瀑布之上。

这不知疲倦的瀑布,生生不息的瀑布,变换过多少面目?

好人的,坏人的?男人的,女人的?

年轻的,年迈的?健康的,疾病的?

穿行拉尕山,我和友人,不觉间变得天真——

“它照见了那么多的脸,也照见了我们的心吗?”

“不知道。但看过瀑布后,我的心里很轻,被清洗过一样。”


心向舟曲

从青海转道舟曲的漫长途中,我在车上沉沉睡去,听见有长者对我喃喃细语。

梦境之中,一张苍老的脸,突然变幻为一幅舟曲的地图——铺展,将我盖住;蔓延,让我融入。

于梦中,我成为舟曲的一部分。

一个人,一座山,一棵树,一条河,一粒尘埃,一缕微风……

醒来,我在手机上百度舟曲。突发奇想,如果我真要成为舟曲的一部分,会是什么呢?

我愿意是河流,穿过舟曲,必要时在它的肚腹,转一个温柔而俏皮的弯;

我愿意是山峰,矗立舟曲大地之上,我要巍峨的面容,也要丰富的内涵,我奉献森林、草地、牛羊、沃土,也奉献神和信仰;

我愿意是一个传说,关于神仙与英雄的都可,重点是要能传颂,在所有的孩子口中成为童谣,在经文中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符号;

我愿意是一首民歌,哦,对,最好是情歌那种,唱起我时,汉子们心动,姑娘们脸红;

……

再不济,就让我做一粒尘埃吧!我要匍匐舟曲大地,以细小的内心,向着光明前行,我默默跪拜、祈福,为每一个踩在我身上的足迹,祈求永不湮灭的归宿。

黑夜之中,我心向舟曲。

我原意,是白龙江,是拉尕山,是一株深山里的当归,是一匹奔跑的骏马……

我也愿意,是一个舟曲的子民,爱着温润的土地,爱着悠远的传说,爱着一个美丽的舟曲姑娘……

如果都不行,那我还是做一粒尘埃!请把我的心,指向舟曲的中心。


信仰的弧度

匍匐。前行。叩拜。

是信仰的脚步,叩醒舟曲的清晨,他们弯腰的弧度,和天边慢慢退场的一弯月亮,很像。

虔诚的信徒,前赴后继,循着前人的足迹,默默前行。他们身体里装着四季,也装有五谷;装下七味,也装过八苦。

他们弯腰的弧度,就是信仰的弧度——有正直,有圆满,也有缺憾。

每一次俯下身子,都更贴近大地,贴近母亲,贴近我们的原乡,和遥远的初心;

每一步前行,都心向温暖和光明的高处,心向美丽富饶的精神家园,心向辽阔天地,和最终的归途;

每一次叩拜,就是一次远离,一次抵达,一次羽化,一次返璞归真……

而群山庄严。而古寺肃穆。而风声吹诵经文,重复为天地祈福,为众生祈福,为万物祈福。


作者简介:若非,80后,穿青人,业余写作。作品刊于《山花》《北京文学》《诗刊》《湖南文学》《散文诗》《星星》等刊,获尹珍诗歌奖、全国高校征文二等奖,出版诗集《哑剧场》等多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