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

舟曲:草本的乡愁——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优秀作品展播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8-09-06 10:16  浏览次数:597

推荐词:第二届“吉祥甘南·花开舟曲”散文诗大赛,从今年3至5月,历时两个多月,面向社会各界广泛征稿,收到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作者的4000余篇作品,采取隐名编号的形式,经过初评、复评,由全国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编辑组成评委会,最后评定出金奖1个、银奖2个、铜奖3个及优秀奖20 个。


舟曲:草本的乡愁

苏卯卯 


以这样的方式向一块洁净的大地俯首,细雨早已在泥土之中,绵延成一阙不朽的史诗。春末的大风拂过,那些温润的冰凉,无法掩盖的是此时舟曲的花尘。

群峰在远处静立,默念着佛语,唯有草叶闪耀着生命的慈寂之光。

此刻,雨水赐我安详,阳光赐我慈悲,大地父亲一样,赐我厚重。

此时,我愿意成为孤独的行客,在山河编纂的经书里沦陷,在岁月的布施中成为草木一棵,成为鲜花一朵。

白龙江如一张恬静的舌头,舔舐着岁月的皱纹。流水,一定穿着隽秀的花鞋,否则行足过处,大地的布匹之上,能有这么多婷婷摇摆的格桑花,能有这么多披着花衣裳的小植物,佛陀一样普度着岁月如玉的慈光。

竟然那样柔软的,触摸着内心的悲悯与安详。将山峰坚硬的刀笔,息匿为经卷上灵魂肃静的字符。让任何接近甘南的人,都恍若上帝播撒在心间的一缕春风,恍如哈达一样,披在舟曲肩头的淡弱微云。

天堂就在额头之上,就是那一只神鹰,一册雪水清洁的经书。让我们读到世间最高贵的爻辞,就是一碗酥油茶,就是阿妈一道道伤口,唱着歌谣的手。


在甘南,在舟曲,在白龙江的腹地,在青草与花丛间行走。

阳光照在身上,像一群色彩斑斓的蝴蝶,栖落于肉身之上。那个,一身绛红色的喇嘛,面目衰老、衣衫单薄,像一块生锈了的铁。

我要轻轻收藏,那些细密的水珠在花叶上的滚动,那些马蹄踩在大地额头上浅浅的蹄痕,那些用民歌里的风酿出的宽阔烈酒。让它们统统成为灵魂的补丁。  

远处,藏胞飘来的歌谣,是五色的云彩,挂在天空的蔚蓝之中。

草不孤独,牧羊的女子也是其中的一棵。她们,都生长在油画细腻的笔触当中,托着盛大的绿色悄悄爬进游子们的乡愁。

神灵也一定像我一样,听得见那秀士一般的格桑花,遗落在大地上的低吟。

我相信磕完头,我就是藏王的使者。喝完酒,我就是佛陀的子民。哦,绿意祜养的甘南,苍鹰飞翔的甘南,佛光洗净的甘南。山峰唱出的歌谣,一定是信仰,青稞酒酿成的,一定举念。


风和明月,先于我抵达甘南的土地。

舟曲正冷,明月正圆。明月那个盛满了佛光的眸子,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轮回,才在今夜成为佛陀的眼睛。那功德圆满的注视,照亮着村庄和子民的灵魂。

红尘寂静,风在将牧马人送上归程之后,就在树木枝丫修筑的寺庙里,淡然圆寂。缝补绣袍的女人还没有睡觉,等待着开始衰老的爱情一般,舍不得吹灭添满月光的灯盏。多少年前,她少女的面颊,水草丰茂。也是在月夜,在牧马人的胸膛里,植满格桑花的香气。

在甘南,这小小的尘世,他们特有的名字,叫阿爸和阿妈。他们,用活着的一生,将年轮祜养成为生活伤口里的盐巴与钱币。在今夜,他们茂盛的藏语像纯净的银子一般,拂过大地上每一个柔弱的乳名。

任由群山巍峨,泥土辽阔,我相信独立苍穹的雄鹰,以及每一朵白云、每一棵青草、每一株青稞,都是他们恭顺的子女。在舟曲,这日常的生活,这佛光一般成熟与生长的细节,让我读了很疼、很疼。让我月光洗净的面颊,泪水纵横。


风和我一样,在抵达舟曲之前,将群山转遍。

群山,如绣着些许小花的粗布,包绕着这个藏乡的家园。路边,一朵朵野花睁大着眼睛,白龙江清澈的水缓缓划过土地的肌肤,洗涤着岁月的征尘。此刻,天是黑色的,月亮隐隐约约,如水墨一般将村庄和城市连接,用素描写意了出来。

又有清风拂过大地,像质朴的乡愁弥漫进骨头。一种恬静的诗意,也将夜色弥散进每个人酣甜的梦里。此刻,生命的静默,如同落日落下,一章布满十个的日历,锈蚀在时光的苍茫之境。

这片土地,孕育了多少奔走的牧歌,埋下了多少年轻野草。今天,我要让我的文字一一抵达,这古老羊群走过的泥土,这为佛陀的诵经擦拭干净的纸页。

我要让那些饱受苦难的灵魂,再一次经历一壶鸟鸣的岁月,用坚强的手掌拨开泥石流厚重的盔甲,让人间烟火春草一样,渐行渐远还生,成为这片土地最富深情的韵脚。


像一只鹰隼,独守苍凉;像一朵野花,涂抹乡愁;像最后一个牧羊人,饮下落日和美酒,将冗长的鞭子画出生命的火焰。

这为灾难赌咒过的土地,群峰依偎着白龙江,像年老的母亲细数着额头上的伤口。只有青草像我们的姊妹,在这个星星灯火一样通明的夜晚,和我亲手放逐泪水,之后又紧紧相拥。

此刻,唯有夜晚坚硬而孤傲,夜风吹疼了野花舞动的裙裾,它们硕大的婀娜,感召着我们灵魂的脚步,让我们像恬静的诗行,弥补着这个夜晚的残阙。

月光从树枝上漫出,四月的雪水静怡得像一名女子,怀揣着爱情的经卷,目视着月光在云朵的阴翳之下,挥舞着衣袖。

那种美多么温柔顺畅,如同马匹梳洗过的鬃毛。

这个夜晚,我们将多少苍茫的活着和失去,给予柔弱的记忆。那些走出泥石流的楼群,那些从灾难的夹缝里生长出羽毛的村庄,一定会在青稞与伤口之间,锁牢那些凄美的诗意,倾泻出瀑布一般,自强不朽的华章。

今天,我要用我的宽阔胸膛承接下阿妈的泪水,我要攥紧人性发条上跳跃的道德指符,去解读这片温情脉脉的土地。用我深沉的爱,去迎接舟曲飘动的生命邑泽。

在这孤独的夜晚,和野花们一起合唱。

在这心疼的夜晚,和雄鹰们一起颤栗。


作者简介:苏卯卯,生于1988年,庄浪县人,教师、诗歌修行者。作品见于《飞天》《星星》《四川文学》《散文诗》《中国诗歌》等杂志报刊。 获得《飞天》、《星星》等刊物奖项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