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史志文化

西固起义前后——岷县起义与国民党二四七师进驻西固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9-01-07 13:51  浏览次数:328

西固起义前后

裴卷举

四、岷县起义与国民党二四七师进驻西固

    二四七师是国民党一一九军所辖的一个步兵师。一一九军是1949年4月蒋介石嫡系部队被人民解放军消灭殆尽,反动政权在行将灭亡的情况下由甘肃保安团改编成二四七师,后连同二四四师在天水拼凑而成的。军长王治岐,副军长蒋云台(兼二四四师师长),参谋长郭宝贤,政工处长边固。

    一一九军成立于西安告急之日。该军一成立就拨归裴昌会兵团指挥,于5月19日(西安解放的前一天)奉命出发防守灵山及清水县马鹿镇,旋又奉命东进援陕,攻占了我已解放的有些地区。

    7月上旬,我关中大军开始向西出兵。中旬初,一一九军二四七师等部队被胡宗南指调武功、长宁镇一带担任左地军区防卫任务的第一线警戒。我一野大军出兵神速,迂回作战,当国民党第一线警戒部队处于无戒备状态,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之时,就被解放军的第四军三面围击,敌防守部队不战全线溃退而撤。后与我军扶、郿之战,国民党军大败。我军截断宝咸公路和通西铁路,二四七师等部在无退路绝望之际,抢渡渭河,向西南撤退。

    扶、郿战役,二四七师损失惨重,死伤、失踪及渡河淹毙的官兵约在3/4以上,剩余人员尚不足2000人。师长陈棹在撤退逃命中精神失常,其余部跟随军部辗转甘谷、武山、漳县后到了岷县。在后撤途中,骑兵团团长赵禹亭在武山率部起义,师长陈棹畏惧潜逃,旋由副师长李惠民升任师长。

    一一九军驻岷县后,把骑兵学校撤退到这里的300多人马收编为骑兵团。

    与此同时,国民党甘肃省保安副司令周祥初逃至岷县,成立了“国民党甘肃自卫总司令部”,自任司令,以作后图。此时我地下党和人民解放军派出工作人员,对周部展开分化瓦解工作,规劝周祥初要以人民利益为重,顺应时势,早举义旗。

    在周祥初决定联合卓、洮、岷地方军政人员共同起义时,驻兰州的彭德怀司令员派军代表任谦同志前来岷县协助举事。赵龙文闻知此事,即让一二○军团长陈叔钵当师长,妄以此笼络陈心,遂使陈与赵派往岷县的一群特务密谋事变,企图加害任谦和周祥初、孙伯泉等,幸被在武都的蒋云台将有关情况告周祥初注意,严加防范。同时派政治处长马锡玉星夜赶赴岷县,要周立即采取措施,提高警惕,联合杨复兴一致行动,并对一一九军和二四七师做说服工作。马锡玉在岷县会晤了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联络部派来的宋子贤同志,交谈了一一九军起义的问题。

    9月中旬,周祥初联络卓尼杨复兴,临潭杜凌云以及岷县等地方军政势力,共同起义。王治岐拒绝周祥初的联举,率二四七师到武都。赵龙文将王留驻武都,想利用王控制一一九军。以后二四七师调驻西固。

    9月上旬末,李惠民率二四七师约1000余人进驻西固,分别驻扎在县党部、广坝中学,西街小学等地,有的住在民房,成天要粮要草要鞋袜,人民负担沉重,地方不得安宁。

     孙铁峰、尚佐周等为了促成西固县整个军政起义,一心想把李争取过来,曾经做了许多工作。孙、尚二人多次邀请李惠民在王玺家中赴宴吃酒拉关系,借机劝导李联合举事。李不但执迷不悟,反倒动员孙带自卫队、警察到二四七师给他当副师长。他们看到李的态度顽固,便想法分化他的部下,经试探后,骑兵团副团长牟克俭口气较软,惟步兵团团长刘亨岭态度强硬,并说:“谁要再说共产党好,哪怕是我的老子也要枪毙”。结果,他们虽然费尽心机,始终未做成联合二四七师起义之事。

    礼县解放以后,王锐青同志转移礼县向武都地委汇报后,派常某去西固与孙铁峰联系。地委会议对西固起义工作做了分析研究,吴治国、郭宜民等同志认为起义可能性不大。王锐青对孙铁峰的情况比较清楚,认为他们已是日暮途穷,几经碰壁,寻找革命,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发动起义是完全可能的,但派去西固联系的老常同志尚未返回,还不能做完全肯定的估价。会议最后决定:“看效果,以他们的行动决定我们对待他们的态度”。会后地委书记黄恩明通知王锐青:“叫西固准备起义的队伍先拉出来,准备再派人去西固”。正在确定派员时,去西固联系的老常回到了礼县。

    老常去西固之时,正是二四七师李惠民盘居县城,搔扰百姓的时候。老常与孙铁峰秘密接触,作了简短谈话后,常提出要枪支和钱。此时,李惠民的部下正在县政府纠缠,孙不能与他长谈,草草招待了他便催促迅即离开,嘱咐他回去告诉王锐青:“只要时机成熟我们就开始动作。”结果孙没敢给枪,只给了15块白洋作路费,派人绕东山下化马送到武都高山。没想到送他的人一回去,常突然改变主意,跑到沙湾买大烟时被敌三三八师的官兵扣留起来。当时敌团长在电话上告诉孙铁峰:“抓到你的一个部下,作何处理?”孙给解释后被放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