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化旅游史志文化

西固起义前后——孙铁峰在西固组织革命力量

来源:心在舟曲  发布日期:2019-01-07  浏览次数:5706

西固起义前后

裴卷举

三、孙铁峰在西固组织革命力量

    孙铁峰被调为西固县长后,思绪万千,不能平静。首先是赵龙文和宋宗濂对他的怀疑,把他排斥在外,感到焦虑。其次是解放战争的急剧发展,迫使他应立即采取行动,有所表示,以免坐失良机。再如他虽放外任,但和武都近在咫尺,在赵龙文和宋宗濂直接控制之下,随时可以监视,一有举动即遭扼杀。所有这都需要慎重考虑,具体分析,做好应变准备。

    8月中旬,兰州战事告急,省政府官员纷纷潜逃河西,准备退往新疆。在省建设厅任秘书的尚佐周(前静宁县长)也携眷回家,路经官亭时和沈容海(县参议会议长)密谈了起义一事,两人意见一致,确定由尚佐周进县城与孙铁峰联系。由于孙和尚以往的特殊关系,相见之后倍加亲热,话题投机,不谋而合。但孙在激情之余,尚有顾虑,主要是怕一举事,住在武都县城的家属,首先罹难。经尚分析了形势后,才消除了孙的顾虑,两人研究后认为先设法把家属弄到西固,然后再举行起义。

    孙铁峰在西固任县长,中上层人士中熟人颇多,除房存义、尚维周(尚佐周之第、县参议会副议长)、沈容海、王玺(省参议员)外,还有自卫队的干部,有的是亲戚,有的是部下,有较雄厚的社会基础,比武都当光杆司令条件更为优越,起义不成问题,这进一步增强了他靠近革命的信心。

    沈容海在尚佐周来西固的第二天也匆匆赶来。于是,他们便进一步地作了详细周密的研究。决定了起义前的准备工作和实施步骤:第一,扩大武装力量,在原来只有一个自卫中队的基础上,再组织增加一个;第二,找党的地下组织,接上关系,以便接受领导。最后一条商议结果是立即派尚维周去武都北部高山一带,寻找陇南地下党负责人王锐青同志(王与尚是师生关系)。

    武都地下党王锐青同志奉省工委“放手大胆发展组织,武装工作第一”的指示原则,记取新的工作要领,积极发展地下党组织。1948年成立“甘南工作委员会”后,决定以武都、文县、成县、康县、西固5县为活动范围,打算从川、陕、甘三角边缘地区,努力造成雄厚的地下党组织和武装力量,为配合陇南解放和向大西南进军打好内线基础。此后,由于地下党所处环境恶劣,情势严重,工作艰难,随时被特务、暗探叮哨监视,搞地下工作的同志千方百计地作灰色隐蔽,时时冒着生命危险拼命工作。为了保存地下党组织力量,担负起在困难环境之下尽快发展革命力量的重担,王锐青同志暂时离开武都到乡下隐蔽工作。

    8月下旬,孙铁峰派尚维周到武都高山巩家庄跟地下党负责人王锐青同志秘密接上了头。尚将西固的情况及孙铁峰等人的革命要求作了汇报,并提出了加入组织的要求。王在同意他们扩充武装力量,组织起义一事后,就孙铁峰等5人要求参加组织之事,考虑再三,便以交待的口气强调,你们须先完成两个任务:第一,保护好敌伪档案;第二,保护好仓库的粮食。至于尚提出加入组织的要求,王推诿地说:“以后再定。”尚维周坚持不走,继续磨蹭,苦苦恳求:“我们5人确实要革命,要求定下加入共产党员一事,万望老师批准。”王沉思一会后间:那都是谁呀?”尚说:“孙铁峰、尚佐周和我。”王又问:“再有没有?”尚接着说:“还有沈容海、王玺呢。”王问:“后两个都是干啥的?”尚顺口答道:沈是县参议长,王是省参议员、县党部副书记长。”王表示:“那可以,你们回去即成立中共西固支部,选一书记。”王同时给尚公开了自己中共甘南工委委员的身份,并化名西固支部为“周志仁”,武都地下党为“王兆南”,并再三叮嘱保密事项,以免遭杀身之祸。孙等自从与武都地下觉接上关系后,心里便踏实下来,情绪更加活跃,高兴地认为在政治上找到了出路,工作上有了方向,从此以后,在地下党的直接领导下,积极工作,争取最后胜利。

    在地下党负责人王锐青同志的直接领导下,孙铁峰等秘密地、积极地展开了各项工作,首先成立了四固地下党支部。并积极扩充、整训地方武装,选配自卫队、警察局各级干部,把全县8个乡(镇)100余人的警卫班改编成自卫队第二中队,派刘奠基、杨为柱分别担任中队长,杨隆基、王丕显,王国太任分队长。在两个 自卫中队的基础上,成立了自卫大队部,韩廷俊任大队长,刘庆震任警察局局长。与此同时,构通和稳定了国民党地方党政要员李春森、房存义和无线电台台长王瑾璧,政府成员王仲山、杨瑞云、王治平、冯启文、冯定国等人的思想,经过一系列的严密整顿工作以后,军政界情绪大致安定,士气大振。至此,全西固范围内的起义准备工作基本上就绪。

    就在大家情绪逐步稳定的时候,兰州、西宁解放的消息传到了西固,各界人士和广大群众欢欣鼓舞,等待着解放大军很快解放西固县。孙铁峰听到这一特大喜讯后,异常兴奋地说:“实在没想到这么快就解放了。

   在8月初,马步芳的步、骑兵100多人,流窜到武坪进行骚扰,孙铁峰代理西固县长后,于8月末派第一自卫中队长刘奠基率队前往剿灭。当时匪军已窜至沙滩一带,自卫队星夜兼程,于拂晓前战斗打响,敌火力较强,双方相持一天后自卫队将近弹尽,在处于险境时,孙铁峰增派的一个分队已经迁回到敌侧突然袭击,敌人招架不住,开始溃退,伤亡10多人,纷纷策马南逃。这次剿匪,虽未将其全部消灭,但也威慑了敌人。自卫队牺牲班长1人,士兵2人。

    9月下旬,又有溃逃中的敌骑兵学校的1名排长带着2名士兵流窜到西固,在县城十字街口王士杰饭馆吃饭。孙铁峰闻讯后,派人前去交涉收缴枪支,这3个人不答应,后又派去自卫队包围,并采取政治攻势,迫使交出了轻机枪、卡宾枪和子弹等,每人发给了15元(硬币)路费放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