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今日动态主题教育

把青春和热血献给好时代

来源:甘南日报  发布日期:2019-12-30  浏览次数:681

青春是什么?江亚锋说,青春是一团烈火。当青春的阳光照进每一个年轻人的心头,梦想就在青春的篷勃中盛开。

2015年,精准扶贫的号角吹响了。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的敌人,就是贫困。信仰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它让年轻的精英迅速凝聚,这种合力是一股感天动地的暖流,激荡着直面困难和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决心,生发出岁月中无悔无怨的坚持和韧性。许多优秀的热血青年从各条战线毅然奔赴战场,日夜战斗在与贫困作斗争的最前沿,从峥嵘中开辟出崎岖的路,谱写了一曲又一曲无私奉献的壮歌。

在乡间,在山区,在人迹罕至的高崖峻岭,一个一个的扶贫项目创起来了,一座一座的乡间美墅建起来了,扶贫精英们内心承载着责任与希望,一步一个脚印地在实现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梦想。

王彦辉正是青春有梦的年龄。他于1989年9月出生,甘肃省舟曲县坪定镇坪定村人,中共党员,记者,2014年9月参加工作,结婚成家两年多,刚为人父,家里有个一岁零六个月的孩子。大学毕业时,很多同学邀请他去南边,都被他拒绝了,他说他要在这里扎根,服务乡亲。勤劳朴实的家中出了一个大学生,还是共产党员,他的父亲是最高兴的,因为儿子出息了。因为跟党走,一切都是光荣的。

舟曲是王彦辉的家乡,高峻的岷山贯穿全境,宽阔的白龙江穿峡而过,是典型的高山峡谷区。每到秋天,舟曲人家会将苞谷挂满木架,晒在屋顶上,远远望去,青山边绿树参差,村庄里金黄一片。对王彦辉而言,他的第一声啼哭曾在家乡的山水间响彻,第一步蹒跚的路曾在家乡的泥土上探出,家乡已经与他的血脉融在一起,荣辱与共,无法割舍。

王彦辉个子不高,身材单瘦,脸上总是挂着朴实的微笑。他多次向组织上提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必须到一线去,到最艰苦最危险的地方去!

父亲说,孩子,你去吧,那里是你的岗位。我们还年轻,还能干得动活。

妻子说,你去就是对的,因为那里才是最能体现你价值的地方。

扶贫的战斗,有地方是千里穷追,有地方是四面围歼,但还有地方,却是孤军深入。

有人说过,记者是不拿枪的战士。既然是战士,就一定有他的阵地。王彦辉的阵地就是他的家乡。他的心中有一座最美好的家乡,麦田闪金、牛羊遍野、山青水秀、欣欣向荣。改变家乡的心情,没有谁比王彦辉更急切。有最好的政策,乡亲们没有理由不脱贫。他要把脱贫的努力细致地写下来,他要把脱贫的喜悦隆重地推出来。在融媒体中心两年的工作中,他风里来,雨里去,和那些扶贫干部一起,爬着乡间最险峻的山,走着乡间最坎坷的路。

他穿行在滑坡灾害现场,报道抢险救援的感人故事;他爬行数十里山路,拍摄舟曲民俗博峪采花节的盛况;他冒着高温酷暑蹲点村组,采访舟曲富民产业;他在寒冬腊月进村入户,报道舟曲新农村的大变化,摄取最震撼画面,及时传回新闻素材。在单位,在家里,在乡间,他一次一次地催促自己飞快地奔跑。为了赶稿,他经常通宵达旦地工作。他经常地在家中消失不见,还笑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习惯了从家中无我到心中无我的大转变。妻子说,他就是一个难以见到的人。

打开王彦辉的工作电脑,文件夹里整齐地记录着在电视台工作播发的稿件。在不到两年的时间,他撰写各类新闻稿件近30万字,共在县台上稿400余篇,州台上稿100余篇,省级媒体上稿20余篇、中央电视台上稿5篇。在他和融媒体中心同志们的努力下,100多部反映舟曲经济社会发展成效、脱贫攻坚实效、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的专题片、纪录片、微视频,频频亮相央视荧屏,凝聚起了14万舟曲人民决胜脱贫攻坚的磅礴之力。那么多的新闻,不是一蹴而就的,是许多个白天黑夜叠加累积而成的。可他却说,那些都是同志们的功劳,他只是一个小学徒,不知道的东西还很多,多做一点也没什么。

是的,他不知道的或许很多,作为80后,他可能没看过一部名叫《在平凡的岗位上》的电影,没读过一本名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书,不知道迪德和保尔。他不知道,有一种悲壮,叫奋不顾身,有一种牺牲,叫以身殉国。他只知道他是一名记者,他的良知和职责告诉他,必须象一颗钉子一样,牢牢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我们找到了舟曲县融媒体中心的副主任冯海明。一说起王彦辉,冯主任的声音立刻哽咽了。一次次共同经历出生入死,让他们结成了兄弟般的情谊。他拿出了曾经写的一首诗,他说,那是王彦辉帮他改过的,其中两句写道:

如果我是一根火柴,

就让我在黎明时分被轻轻擦亮,

照耀一段微熙的前路;

如果我是一块燧石,

就让我撞击出铁血般的火花,

燎燃一片灿烂的晨曦。

冯主任告诉我,就在去年的7月12日,南峪乡突降暴雨,引发大面积的泥石流,王彦辉明知危险,他仍坚持要去,期间也曾一度失联。第二天下午四点多,冯主任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竟然是王彦辉借了村民的手机打来的。他把暴雨发生的画面、受灾情况都记录下来,带着两条新闻走出了大山,在第四天时赶了回来。

而这次,王彦辉却没有闯过来。

2019年10月7日的那个中午,王彦辉和舟曲县融媒体中心的同事们在完成曲告纳镇脱贫攻坚新闻采访后,返回途中,乘坐的车在陇南市两水镇不慎坠江,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他们的青春永远定格在了汹涌的江河之中。

事故发生后,亲人、战友在焦急地等,前方传来的消息是还未找到。那天中午,翘首盼望的人最后没能等到他们的期待。希望的线索断了。噩耗传来时,王彦辉的妻子正在等待他回来的消息,他的父亲正在屋顶上一个一个地往木架上扎着苞谷,金灿灿的苞谷满带着丰收喜庆的模样,挂满了木架。

他们多么希望,他,或者带着夕阳余晖,拖着疲倦的身躯,或者披着明媚朝霞,沾着清晨的露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但这次没有,时间的河流清晰地划出生与死的界线,他永远地离开了。留下的,只有不舍和怀念。

王彦辉其实是一个平常的人,他非常想做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因为从事着记者这个职业,他几乎没有休息日的概念,从来没有空闲带妻子出去玩,也没有空闲陪父母和孩子,对于家人总是抱有歉疚感,每次采访回来,他总是抢着帮家里做家务,干农活。有好吃的他总是先让着父母、妻子和孩子。

王彦辉的父母和妻子都是农民,家庭条件不好,尽管日子过得艰辛,可别人遇到困难需要帮助时,王彦辉却从不“吝啬”。有一次同事得了重病,器官移植需要巨额资金,他带头组织大家捐款,自己也毫不犹豫地拿出一千元钱。然而,一件黑色夹克,一条蓝色牛仔裤,一双旧布鞋,是同事们对他最深的印象。

他也许没有考虑过“母亲和爱人跌落河中”的问题。但是,在国家和小家之间,他选择了国家;在家乡和家人之间,他选择了家乡。因为他心中明晰,他要的是什么。他冷静、执着,在无数次陡峭与攀登的对峙、残酷与热血的互搏中,不屈不挠地将自己的笔扎根在最厚重的泥土中,用生命谱写了最绚丽的芳华。

冯主任用手机给我放了一首歌,他说,这是王彦辉平时最爱听的《怀念战友》。音乐声里,歌者在嘶吼着苍凉和悲伤:

当我永别了战友的时候,

好像那雪崩飞滚万丈,

啊——亲爱的战友,

我再不能看到你,

雄伟的身影和可爱的脸庞,

啊——亲爱的战友,

你也再不能听我弹琴,

听我歌唱……